月華霜

 

  月華霜不爽,他現在很不爽──默默的看著圍在他身邊的一群小法師巫師和幾個服事祭司甚至還有神官跟騎士獵人!

  他就不明白了這些人怎麼這麼閒?上樑不正下樑歪嗎?有什麼會長就有什麼樣的會員,一個個比閒的!

  更過份的一點是,愛看就讓他們看他也不會反對,偏偏這群傢伙時不時的像拖車一樣帶著一堆怪物過來。跑過去就算了,死掉是怎樣!?死在他前面是怎樣!?挑戰他的心臟和迎擊能力嗎?就算他今天封頂也不見得在這麼多怪物下可以輕易存活好嗎?他現在只是個即將轉職的小法師,小、法、師!

 

  「月華~~」閒人大隊會長出現。

  「……這位會長大人,麻煩你把你的會員領走可以嗎?」丟出火牆、泥地,火炷預備。

  「咦?你們怎麼會在這?」久海這才看見月華霜身邊蹲著的那群人。

  「來看看準副會。」公會內的小法師無論男女皆乖巧的回答,如果優鮮配在這裡大概會感動落淚。

  他解脫的日子終於不遠。

  『海會長,』公會第一神官聖音看著很認真:『這小法師威到不行。我覺得我已經補血補很快也很注意了,可還是讓他見底好幾次,每次才剛剛要按治癒,他的血就又滿了。』喝水能喝這麼快還是手動,幾乎就是早已預料到會發生才會按的這麼剛好。

  月華霜不是那種斤斤計較血量的人,如果損血卻能夠得到高效率,他會做。

  真是不要命的傢伙……對於法術系來說最好能夠不要被碰到,他卻偏偏反其道而行。

  『會長,這個月華霜會不會是某人分身?』同為法術系的冰雷系魔導師藍天問:『我覺得這種操控能力不太像是新人。』

  『他是回鍋玩家,以前我認識他的時候就這麼強了。』久海回答。

 

  「啊!月華你去哪?」

  「不要煩我!」火大的回,坐在螢幕前的人已經快把鍵盤給敲壞了。

  他到底招誰惹誰了?練個等都要這樣折磨……

  「月華我帶你吧。」再一次的,久海提出請求。

  「……」

  忍耐!再幾等他就能升成巫師,到時候就可以靠單人副本升級,不用再看到這群該死的傢伙!

  夢霜華月?月華霜夢?這個叫久海的傢伙到底是誰?他以前是造了什麼業還是做了什麼錯事惹來這麼一個妖孽?

  「月華,既然你這麼堅持我也不多說。」看著月華霜離開,他跟上,後頭追著一群小法師。

  他們初時看見月華霜的裝備眼中滿是鄙視和嘲諷,但是月華霜出手後,他們就統統都倒戈了!在公會頻道內只要月華霜挑倒了一隻怪他們就會驚呼一聲,沒幾天就統統都拜倒在月華霜的手下。

  可惜的是月華霜完全不想理他們。

  「這個收下來,我就不再每天纏著你。」他說。

  月華霜停下腳步,回頭看他。

  「給你。」

  看著久海手上、那隻有天使翅膀的銀色魔杖──霜之月杖,月華霜有點遲疑。

  「這東西……」

  「你不必多說,這不是剛買的。」久海說:「還你的情,我會好過點。」

  月華霜沒說話,停頓了很久。

  然後,對方同意交易的提示跳出,月華霜接過魔杖。

  「我以前……到底對你做過什麼?」他問。

  久海笑了笑,沒回答,吆喝了公會的那群小法師們離去。

  不是他不想說,而是如果月華已經忘記了,那麼就沒有提起的必要了……

 

  那之後,當月華霜感覺到怪異的時候,已經是接下那把霜之月杖的第三天。

  這幾天雖然夢霜華月的會員還是纏著自己不放,可是再沒見到那個比魔鬼氈還要黏的久海,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想到這裡的月華霜渾身發冷,天啊原來潛移默化真的存在,怪不得小說中總寫死纏爛打最後會有成功的一天。

  自己可千萬不能變成這樣……月華霜發誓,手下打怪用的技能也凌厲起來,惹的旁邊一串小法師們連連驚呼。

  有夠吵……

  月華霜無言的想著,略為整理了一下戰利品,確定剩餘的魔量,準備對著另一隻怪開打。

  沒想到,火牆剛放、火劍剛丟,跟著火劍擊落的同時一同來的另一束火劍就砸上他的怪物。

  略為一怔,他給自己放下念力外套,以防意外,四處轉著螢幕找搶怪的人。

 

  夢霜華月 挑高望遠。

  怎麼又是這公會的傢伙啊!

 

 

  看著那邊的法師停止動作,挑高望遠不顧在公會裡其他小法師的詢問,只是打量著剛剛打開來的裝備欄。

  除了手上那把霜之月杖之外,其他的東西都是垃圾,說出來簡直丟了法師的臉,更何況是會長指明說會成為他們副會長的人。

  月華霜?他承認在短短幾天之內就能練到這種地步不容易,但身為公會第一魔導他才不會接受!

  想當副會長只有比他更強,他才會接受。

 

  他看著月華霜站在原地很久之後,才又轉身去打另一隻。笑笑,當月華霜的火劍落下時,他也跟著唱出火劍。

  月華霜還是沒說話,但是小法師們已經嚷著要去跟會長告狀。

  『不是說這是要成為我們副會的人嗎?』挑高望遠冷冷的說:『這點事都擺不平還想當我們副會?』

  話剛說完,月華又開了新的怪物,挑高望遠想也不想的跟著丟了火劍。

 

  中計了吧?

  月華霜終於覺得心情好起來。這個地區的怪物分成兩種,雖然長得很像,可是卻是截然不同的屬性:他一直再打的那隻怕火,而他剛剛故意打的那隻怕水。

  他用火劍打的不痛,挑高望遠當然也不痛,問題是挑高望遠的火劍是點滿的!就算都是一也比他痛很多。

  趁著挑高望遠轉了屬性去打那怪,月華也已經準備好他的水刃,算準時機丟出去。

  怪死了,物品所有權和經驗都歸他。

  「你──」挑高望遠被擺了一道,一下子脾氣就被激起來──一個小小的法師竟然算計他!?

  「怎麼?」月華霜也不害怕的回他:「搶一個法師的怪,很有趣?大魔導師。」

  「我……」

  「夢霜華月的人,我不知道你們到底打什麼主意,但是麻煩你們不要煩我!」既然都說了話也就乾脆的講開,月華霜說:「我沒有興趣陪你們鬧,你們包月玩遊戲,我也是包月玩遊戲,我的錢也是錢。」

  幾句話說的現場啞然無聲,月華霜按下回城翅膀,消失在眾人面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kuyaiei 的頭像
sakuyaiei

淡色天空幸福論

sakuyai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