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

 

 

  結束主線後又是好一陣子的時間,他終於把現階段的主線解完了,可以開始盡情的衝等、隨自己的意打副本,或是玩玩他一直很想玩的料理。他在等待著羽飛凌邀他打城的空閒時間,總是站在廣場上,看著廣場上那些雜亂的聊天、叫賣。

  他不知道那天發現的那些對話是不是真的如他所想的那樣,他想要確定,所以他很注意京也和Cielo在這些雜亂對話中的話語。

 

  「昨天打的龍王果然還是有法師比較好打,特別是雷。」

  「而且要帶毒水,超好用。」

  京也和他的會員在討論他們打的一個挑戰副本。

  「最近做了些毒水,你們有誰要?」

  「你在練製藥了Cielo?」

  「嗯,清倉。」

  這是Cielo和他的會員的對話。

  越看越覺得有關係!他這麼想著,但只是日復一日的看著類似這樣的對話出現,而通常最後京也會離去,然後Cielo也會再沒多久之後跟著消失蹤影。

  他如果再猜不出來這兩個人有什麼關係就有鬼了。

  但這不關他的事情,嚴格說起來,他甚至羨慕著這樣的默契和關係。

  如果,哪天他跟羽飛凌也能這樣就好了……

 

 

  而那天,羽飛凌說,去打鬼魂副本。

  他從來沒打過鬼,於是開心的報名、而羽飛凌也很快的答應。他們一夥人組滿隊伍,各式各樣的武器拿在手上,一副全副武裝打算碾王似進了副本。

  這群人都是平常在公會內有著發言權、決定權的菁英份子,他們在公會裡受到讚頌,總是被說著有多強多強,所以他加入這個隊伍的時候非常激動非常開心,覺得自己又離羽飛凌進了一步。

  他沒想到,這就是悲劇的開始。

 

  包括羽飛凌在內,鬼魂副本的怪物對他們來說等級太高、傷害太大,就算防禦的狀況下被攻擊都會損掉將近一半的血量。雖然當初他們發下豪語可以輾過去,但顯然是他們被輾過去了。

  更不要說是等級最低的他,幾乎是一擊秒殺。

  老實說,他很少死。他的技巧是京也教出來的,京也對於戰鬥的技巧要求很高,如果亂來或是害到別人,京也都會破口大罵!初時他也被罵了不少次,因此硬是記起了怪物的招式、出招的時機和調查了各個技能的使用方式跟別人打怪的方法。因為這樣,他比起其他新手都少了許多死亡的次數,這次的鬼魂副本無疑是他死最大的一次。

  從頭到尾沒有哪次戰場上他沒死的,讓他滿滿志氣有些挫折……

 

  最後一次滅在巨大藍鬼魂手下時,隊長羽飛凌終於受不了了。

 

  「有沒有人有幫手可以來幫忙的?我的裝已經死爛了。」羽飛凌說,語氣滿是不耐,趴在地上彷彿詐屍一般。

  「這種時候要去哪裡找人啊?」其中一名隊友回答。

  「都這麼晚了……而且也不是隨便人都能來啊。」

  他想他是有人手可以叫的,京也和cielo一定都在線上,除了維修之外大概也就那次的跳槽新遊戲,cielo有一小段時間待在別的遊戲沒上這邊。

  不過京也說cielo有上只是都很晚,上來逛逛看看補個傳單就又一頭栽回去那個新遊戲了。

  「我找找看人……」他對隊友說,然後得到羽飛凌的同意後,先使用了復活回到副本的中繼點,然後慢慢的往剛剛滅團的地方走去,一面敲了京也。為什麼不敲cielo他自己也不知道,只是一想到兩人他總是會先想找京也幫忙──大概就跟武竹總是會先找cielo一樣吧?他跟cielo說真的沒有熟到這地步。

 

  『京也,有空嗎?』他問。

  『嗯?怎麼了?』

  『我在鬼魂副本滅團了……可以跟你請求支援嗎?』他想了想,這麼回答與要求。

  既不謙卑也不會沒誠意。

  『噗,你怎麼會去打那個?』京也先是笑,但是隨即答應:『好啊,我叫人一起。』

  『謝謝你。』回答,並且跟隊友說找到一個,接著他想想,還是硬著頭皮密了cielo

 

  『鬼副滅團,對吧?』cielo的話語中隱含著笑意,問。

  才剛剛問了一句招呼,cielo馬上就回了這句話讓他有點訝異。

  『你怎麼知道?』

  『京也找我一起去救妳。』cielo回。

  對喔……怎麼沒想到京也會找他,這兩個傢伙可不像表面上這麼冷淡,找京也打副本十次有九次cielo會跟著出現;找cielo打副本,十次有七八次京也會在後面跟著。

  說不定他們平常根本私人聊天小視窗常駐?

 

  『妳等等,我們馬上過去。』cielo最後說完,就看見他的名片上,所在地點轉移到離這個副本最近的城鎮『你們丟什麼下去?』

  『木劍,我沒打錯字。』

  『……木 劍……』

  他可以想見Cielo的臉上大概滿滿的囧字,畢竟這可不是隨便什麼人會帶在身上的商店爛武器。

 

  之後Cielo沒了聲音,他看著好友名單上京也的角色待在城鎮待了很久後才轉移地點到Cielo鎖在的城,想著八成是Cielo叫京也去買了。

  他們的速度很快,應該馬上就會過來。於是他小心的轉過轉角,到了那個大家屍體還躺在那邊的地方,避開了怪物。

  他開心的對大家、或說對羽飛凌說,他找到人了。羽飛凌甚至沒有問他找誰,只是開始秋後算帳。

 

  「剛剛到底誰拿魔法丟鬼魂的?不是都說了鬼魂不怕魔法嗎?」

  「說好圍毆的,到底又是誰跑去休息?」

  「有弓箭的出來要先打,你們不知道喔?」

  罵著罵著眼看似乎就要吵起來,他不知道該幫腔還是勸架……

 

  謝天謝地,這時候他聽見了馬蹄的聲音,剛剛回頭,就看見一群騎著冥火馬的人出現。

  是一群,不是一兩個。

  馬匹身上的裝飾華麗,雖然各有不同但是他知道那些都價格高昂;騎士們穿的是目前為數稀少、也是遊戲中難得有強大魔法效果的袍--十字神袍。他們的背後或腰際上都帶著武器,那些武器隱隱閃著淡淡的紫光,紫光的武器都是衝到頂的神兵器,雖然不算是什麼稀有的東西,可是那也是一大筆的錢──

  他根本是愣著在看這群人,這個時候,他才知道京也和cielo和他真是天差地遠!

  甚至跟他們公會內的人們也都天差地遠。

 

  馬匹乖乖的在他身前煞住,上頭的人跳下,扳下袍的帽子,那是京也。

  「……噗,真滅了……」忍不住笑的樣子,京也不斷的在頭上亮起大笑的表情符號,看著前面的滿地屍體,說。身後cielo用手肘撞了他一下,示意他別這樣。

  「那我們上了?」京也問。

  他連忙告訴羽飛凌這件事情,得到許可後,他對京也他們點頭。

  「走吧。」重新上馬,京也笑道,那笑容自信且狂妄,彷彿天下唯他獨尊、無人能敵。

  只是一瞬間,巨大鬼魂就莫名其妙的飛了出去,飄出的攻擊數值讓所有人(與屍體)都傻眼到差點說不出話來。

  那是個什麼鬼攻擊力?從沒見過這麼高的攻擊數值!

  只三兩下,巨大鬼魂就剩下一攤液體一般的東西躺在地上,咕嚕嚕的逐漸消失身影,留下一些金幣和幾根藥草。

  說是一些金幣,但對於他來說也是很多的金額……他看著,可京也他們沒有任何一個人想撿的樣子。

 

  Cielo走上前,拿出隊伍復活藥水交給他要他使用,他乖乖的接過並使用後,倒在地上的屍體在瞬間變回原本的顏色,復活。

  輔復活,他就聽見公會頻道裡炸鍋了似的,尖叫和驚愕四處竄起。

  『是京也!』

  『京也怎麼會來?』

  『鳩羽也出現了……』

  『這救星誰找的啦!?』

  他看著炸開的公會頻、看著前方自在聊天起來的隊友和京也他們,安靜。直到羽飛凌開口問了他。

  『小草,是你找得嗎?』羽飛凌問。

  『……我只找了京也和cielo。』他回答,很誠實的:『那群人裡面我只認識他他們兩個。』

  『你怎麼會認識他們?他們已經很久沒有跟其他玩家交流了……』

  『呃……不小心的。』

  面對公會的問話他隨口帶了過去,畢竟那不是什麼好聊的事情。直到現在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京也當時會想搭訕一個穿著新手服的女角但其實是個男玩家。

 

  cielo升起一堆營火,然後換掉袍拿在手上,穿在裡頭的是男生衣服中少數大家公認漂亮帥氣的琉璃衣飾。

  看著cielo皺眉翻看自己的物品欄,旁邊的隊員們打趣的笑他衣服又暴倉了。

  「小草。」京也走過來:「你們要打下去嗎?下一層會更難、有很多要靠弓箭的喔。」

  他看看自己的隊伍,只有一個人用弓箭,而且剛剛射擊出來的攻擊數值只有十。

  「這……」有些為難,他看了看羽飛凌,安靜。

  「隊長是誰?」cielo問,袍已經不見,看來總算找到地方把袍塞進去了。

  「是我。」羽飛凌走過來,回答:「不然我們一起打吧?」他說,表明了立場。

  「我是沒差啦。」京也隨意的回答,然後鳩羽就說反正沒事打打也好,另一個和京也同公會的同意,所以cielo也沒說什麼。

  只是他又開始翻找他的物品欄,這次調換了兩把武器,而把原先腰際上的匕首收起。

  他注意到,cielo耳邊的耳環不見了,再看看京也,後者也是一樣。

 

  「cielo──cielocielocielocielo!」

  「幹麼啦!」正在拿東西換裝備的cielo被喊的不耐煩,回應。

  「cielo,你什麼時候才要穿鎧甲啊?」

  「……我才不要穿鎧甲。」回答,他看見cielo穿上了一件簡樸的衣服,拿起了弓箭和刀。

  「為什麼?」旁邊的鳩羽問。

  「因為很醜。」回的理所當然,卻讓其他三人笑了起來。

  「你看你那什麼攻擊力,不好看在外面套件袍啊。」跟京也同公會、叫做歲香的少女說:「像我們這樣。」

  Cielo默默的換好裝備,手上的雙刀染上淺淺的藍色,一樣散發著紫色的頂級光輝:「再說吧,我喜歡的鎧甲過陣子可能會開。」

  「我可以幫你打喔!你提供材料就好。」京也很大方一般的說「看在你第一次用鎧甲的份上,設計圖我幫你出。」

  「你們幹麼一直要我換鎧甲!?」cielo滿臉不滿:「我就是喜歡穿衣服啦!」

  「看你被打飛好像很痛嘛!」笑,京也說著跟了上去,給cielo一個摸摸頭的動作,惹的其他人也一同摸摸cielo的頭。

  「喂!」cielo抗議。

 

  他看著這隊後來加入的隊伍,用公會頻道開了口。

  『副本是我們開的,這樣等等打完,他們不是會拿不到副本獎勵?』他問。

  『嗯。』羽飛凌隨意的回答。

  『那……那要怎麼辦?』

  『他們不會介意啦!這種東西想必對他們來說不算什麼。』

  『就是啊!京也是神人耶!他們要什麼打不到?小草傻傻的。』

 

  公會的人都這麼說著,他覺得不對,可是卻又不知道怎麼反駁。怔怔的看著下到二樓後,幾乎都站在門外的隊友們,看看帶著愉快表情、一直找話題和京也及鳩羽聊天的羽飛凌,他突然覺得這場副本,似乎他不該找京也跟cielo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kuyaiei 的頭像
sakuyaiei

淡色天空幸福論

sakuyai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