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難得的,他和羽飛凌一起去打副本。

  那是一個高級的副本,怪物的血雖然不多但攻擊力非常高,只要一個失手,就是死的下場。

  這個地方他和京也、Cielo打過好幾次,所以很熟。

 

  「小草妳打的很好耶,有人帶過妳嗎?」

  「喔,有啊。」

  「誰啊?這麼厲害。」羽飛凌接著問。

  「喔,跟京也啊。」

 

  原本羽飛凌恐怕只是聊聊天的想法,打太多覺得無聊而已,但在聽到他說出『京也』的名字後,羽飛凌被怪打飛了。

  他嚇了一跳,怎麼樣也想不透為什麼剛剛反擊出去後沒接冰,但他很快的把自己手上那隻清掉,然後確定沒再被別的怪盯上後,去解決掉羽飛凌原本的對象。

  「妳認識京也?」羽飛凌躺在地上問,屍體會說話其實每次他在螢幕上看見都會很想笑,這次他還真是有點笑不出來。

  「嗯,認識吧。」他趁著冰反的空檔打字,雖然已經好一陣子沒什麼聯絡,而實際上兩人的友情也沒有多麼的好,不過應該算得上認識吧?

  「怎麼認識的?喔妳先打怪沒關係。」羽飛凌緊接著又問,不過大概是想起了現在只剩下他一個人撐全場,連忙又補句先打怪。

  於是他打怪,打完整間房房門開啟之後,他才抽出空來去救人。

 

  「好,辛苦妳了。」羽飛凌爬起來後先是坐下,他自動的走上前替羽飛凌包紮回血。

  「說說妳怎麼認識京也的吧?我聽說他很久都不跟新手交流了。」羽飛凌在他動手包紮之時又提起了前面的問題。

  「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那時候我坐在浣熊森林的入口,他走過來就加我了。」老實的回答,再把血補滿後羽飛凌似乎也沒有要起來的意思,於是他升起一堆營火、掏出水果拼盤分享。

  這點是和Cielo學的,每回每回只要有Cielo在隊伍中,除非真的全員無傷,不然Cielo總是會點起營火,分享食物。

  曾經因為這樣,京也抱怨說他都吃胖了,但這只惹來Cielo丟給京也一個奸笑的表情。

  「是嗎……這樣啊。」羽飛凌回應,接下分享的水果拼盤,好像在想什麼。

  「你們常常一起嗎?」

  「前陣子還蠻常的。」他老實的回答,一邊思考為什麼羽飛凌要問這些。

  「是喔……有機會的話,一起打打城吧。」羽飛凌最後說了這句話,然後站起來。

  營火熄滅了,他們繼續往地下城的深處前進。

 

  這件事情就這樣平淡的過去了,他依舊慢慢的解他的任務,把羽飛凌放在第一位。偶爾的在廣場上買東西,會看見京也站在那邊,身邊一字排開一排長長人龍,身上穿著各式各樣高價的衣服、帶著不只外觀價格也很美麗的武器道具,他們時不時聊天、高聲討論著一些不明笑點的話題,有時候相當諷刺,然後突然的,京也噤聲,這個話題結束。

  這個時候,他通常已經離開他們身邊,正好可以在最遠可以看見京也的那個距離,他會看見Cielo就站在那裡,和頂著跟他一樣公會名稱的夥伴在那邊站著,如同和京也對比一般的,他們很安靜,時不時的摺紙飛機、丟丟骰子。

 

  「Cielo,打城吧。」

  「打什麼?」

  Cielo的會員這麼說,然後Cielo反問,之後他們騎上馬或老虎,離開。

  「我想去打城了」

  「走吧,京也說打城當然走。」

  另一邊的對話也差不多,然後廣場上就少了某些人的身影。

  他看著,這樣的情況發生過好幾次。在他成為羽飛凌的會員前,無論是京也還是Cielo都會在看見他的時候順便問上一句;但在那之後,他們就再沒問過了。

  雖然他私下密兩人,兩個人還是會很快的回答。

 

  時間進展到他要打主線任務,那是一個難打的任務,一個需要三人的特別副本。他死了好幾次,幾乎每房都死,願意來打得公會成員死十來次之後他們統統離開這個隊伍,留下剛剛爬起來站在祭壇上的他。

  他怎麼叫公會都沒人回應,羽飛凌人不在線上,他只好打開好友名單,從中挑選可能可以陪他打的人。

  和他同等的不太可能,所以武竹他們都沒辦法找。

  那麼,他的選擇其實很少,只有那兩個從來不下線、狀態欄一個永遠在『收XX密留價等回』、一個永遠在『此人已死有事燒紙』。

  京也和Cielo

 

  然後十分鐘後,他們重新站上祭壇。

  「Cielo,你哪時候又買了這對闊劍?還是小建劍打的。」京也大概是正在翻看Cielo從沒關上的裝備欄,問起那對海藍色的闊劍。

  「怎麼了?你跟小建劍有仇?」Cielo反問,他看著Cielo把雙闊劍掛在腰上,然後拿起全藍的長弓。

  「我說過我在練打鐵你幹麻不找我打?」

  「……我剛好看到有賣才買的,而且都上好賦予了。」Cielo回答,然後是示意他已經做好準備、可以開打。

  他不太確定的問了一句『走囉?』京也回給他一個點頭的動作,但他的人物依舊繼續跟Cielo的話題。

  「我也可以上賦予啊,不然你以為之前你打書頁給我燒是燒好玩的喔!」

  「我只是想說剛好有這個賦予而且我還沒有海藍色的闊劍。」

  「你這人很奇怪耶!」

  京也拋下一句話然後在他們都還沒踏進第一間房間前就把房門敲下來關在裡面打怪。

 

  「……京也怎麼了?」他密語問在他旁邊大概也有點愣住的Cielo

  「……心情不好。」Cielo點了幾點後回答,進入房間然後從另一角開始打怪。

 

  京也一直沒說話,但就連他都看得出來京也在火大,怪亂飛就算了,那完全沒在控制的風車亂踢和重擊亂打實在讓他害怕。

  還好有Cielo在旁邊。

  Cielo靜靜的收拾善後、替京也補血,直到他們下了二樓,Cielo不知道什麼時候把他的海藍色闊劍收起來,京也才開始說話。

  他趁著沒怪打的時候點開Cielo的裝備欄,那兩把剛換上去的天藍色闊劍是已經改完的,上面上的賦予跟剛剛那兩把一樣,數值也很好。

 

  製作者,京也。

 

  他看著前面好像沒事了一般又開始吐嘈的兩個人,認真的覺得他大概可能知道剛剛京也在氣什麼了。

 

  「小草,你開始學弓箭了嗎?」京也突然喊了他,問。他從那一堆胡思亂想中回神,跑上前去,一邊跑一邊給京也一個NO

  「Cielo你公會的呢?」

  「都學完了。」Cielo回答。

  他這時候看見掉在地上的東西了:一張殘缺書頁。

  這個遊戲裡有很多技能需要靠收集東西來學習,弓箭之中的神技連環箭就是其中之一。

  「好吧,我賣了他然後三個人分。」京也撿起來,說。

  「這東西賣多少?」沒打算完弓箭的他並沒有注意到弓箭這塊的價格,於是問。

  「大概一百二十萬吧,一人三十萬。」Cielo說。

  「……是四十,Cielo你今年五歲歲嗎?五歲歲都不會算錯喔。」京也沒放棄這個好機會,立刻噹起Cielo

  「……對喔……」Cielo沒回嘴,拋了一個天啊的表情符號然後默默的給京也和他包紮起來。

  「怎麼了?你沒反吐我?」京也坐下來不忘記拋一個天啊的表情符號,然後問。

  「我想睡了……今天太早起來。」Cielo回答。

  「喔好吧,那我們打快點。」

  「剛剛那樣不叫快嗎?」聽到這邊的他差點沒把口中正在喝的飲料噴出來:這速度難道還不是最快?一層只花了五分鐘而已剛剛他們一層可是打了半小時多啊!

  「小草乖乖上馬,我要來試驗我的爆破術。」京也說,給他一個摸摸頭的動作。

  「那我可以上馬嗎?」Cielo問。

  「不可以,拿你的火噴在旁邊吹。」

  「……」Cielo很快的打了一串點。

 

  但最後的最後,京也火力全開,Cielo還是幾乎都在馬上奔跑。而他們打死最終BOSS之後,他看了下時間──

 

  四十分鐘,六層,全程無損傷。

 

  回到廣場的時候他還暈呼呼的,看著物品欄裡因為解完一章節的主線而得到的賦予卷發愣。

  「小草妳要把這個賦予在哪?」京也換掉戰裝,又穿上一套他沒見過的衣服,手上拿起棉花糖。

  「我想想……羅馬短劍?」他腦子還沒恢復,看著自己手上的武器直接回答。

  「你想修武器修到傾家蕩產嗎?」旁邊的Cielo立刻開口:「等你存款有一千萬再把這種會增加修理費用的賦予賦在商店價超過五千的武器上。」

  「對千萬不要像Cielo一樣傻傻的賦予在魔杖上。」京也好整以暇的掀Cielo的底。

  「京也!」後者立刻使用了凶狠表情符號回應,但京也半點也沒在意。

  「那我賦在……」

 

  京也和Cielo幫著他把賦予弄好之後,兩個人沒說再見,就好像突然一言不合一般,分開。

  他錯愕,看著兩人的影子越拉越長,從一開始黏在一起,到最後,影子分開,漸行漸遠,變成一條直線、遠遠的立在兩邊,彷彿天上地下互相凝望一般。

  京也回到他每次掛網的那個地方,面對著Cielo的方向;而Cielo則回到鐘樓前面,和他的會員站在一起,面對著京也的方向。

  兩邊的對話突兀中斷,而後,兩人和彼此的會員、朋友聊天的語句,一句句的顯現在他的螢幕公開頻道上。

 

  「Cielo你怎麼把闊劍收起來了?」

  「嗯,我本來就買來收藏的。」

 

  「京也你又要收闊劍材料喔?」

  「我想打個海藍色的闊劍。」

  「闊劍這種東西又沒用。」

  「有人會收藏啊。」

 

  「而且比較起來,我更喜歡天藍色的闊劍。」

  「還以為你會喜歡海藍色的闊劍,你不是都用海藍色嗎?」

  「那是墨藍色。」

  「這遊戲沒有墨藍色的武器。」

 

  「我會打對頂的海藍闊劍,你們幫我打下賦予卷吧。」

  「好啊,要怎樣的?」

  「要……」

 

  他靜靜的站在那裡,看著這些對話看得呆了,一直到羽飛凌叫他,他都難得的沒馬上回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kuyaiei 的頭像
sakuyaiei

淡色天空幸福論

sakuyai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