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不過羽飛凌只是說說而已,並沒有真的和他一起出團。

  他有些失望,可是想想也是:羽飛凌的等級比他不知道高出多少,就連京也和cielo都是挑著他可以打的副本來打,他們打的輕鬆他打的可累死了!

 

  再一次的把骨頭怪打死,他喘口氣,點下完成任務後,終於賺到了他遊戲中的第一個一百萬。愉快的揚起嘴角,他往回程的路上走,小心繞過各個刷新的怪物,就在快到城裡的時候,不遠的地方揚起一陣沙塵,看來頭似乎不小,可那到底是什麼?

  他看著,直到靠近了,才發現那是一個人──嚴格說起來遊戲術語叫做『拖車』──而且正往他的方向靠近。

  再更仔細的看了,他簡直要嚇到魂飛魄散:那是一群骨頭巨人!各個手上拿著巨大的骨槌,真要是被敲到不死都會扁掉!

 

  「喂、喂───前面的救命啊!!!!」

  「嘎啊啊啊啊不要過來───!!!!」他尖叫,反向拔腿就跑,管他身後那個人怎麼叫也不敢停。

  「等、見死不救!妳太過分了──」

  「人必先自保後救人,你自己想辦法不要過來!」他繼續跑,深怕一個慢下來就被敲成張薄紙。

  兩人持續的奔跑直到,那些怪物因為太遠了而自動回家,他們才鬆了一口氣。

 

  「你、你沒事當什麼拖車啊!」他的角色停在一顆蘋果樹下,剛剛的驚險讓他到現在心跳都還沒平穩。

  「我、我才要問妳,妳跑什麼啊!」拖車那位站定在他面前,打字打的很快:「明明兩個人的話應該可以解決的!」

  「應該?應該你的頭啦!」他罵:「那一群怎麼可能啊!你以為我是誰?我連主線都還沒解完最好是可以打那些!」

  「我也還沒解完還不是敢去打!」少年爬起來,說得理直氣壯。

  「是啦,然後就變成超級大拖車危害世人。」他半點不留情的回嘴。

 

  「我哪有!」

  「哪沒有!」

  「妳──妳不要以為妳是女生我就不敢打妳!」

  「你來啊!你不要以為我打不贏巨人也打不贏你!」同樣身為男人,他深知如何才能讓會方生氣:「廢物!」

  「嘎啊啊啊妳說什麼!?」果然少年三兩下的就被氣的炸毛:「我不把你扁成豬頭誓不為人!」

  「那你現在就可以去當豬了!」

 

 

  Cielo到場後先是丟了一個天啊的表情符號,然後看著眼前兩個打的都死在地上的笨蛋,開始思考著到底該不該復活他們再各巴他們十下頭。

  旁邊的黑熊囂張的吼叫、走來走去,Cielo轉過身,在黑熊走到他身邊的時候一個空手重擊向上,黑熊飛走,倒地身亡。

  「解釋?」轉回面向兩具屍體,Cielo打出兩個字加一個標點符號。

  「老大!就是她打我的!」

  「Cielo!是他先動手的!」

  兩人同時告狀,然後彼此沉默。

 

  「妳認識老大?」少年驚愕的問。

  「cielo是你老大?」小草同樣驚訝。

 

  嘆氣,cielo最終還是把他們都復活起來,沒讓他們跑屍從城裡再回來。

  「你跟我說你被人PK了要我快點過來,結果……」cielo瞄了少年一眼,然後又看回小草:「這是怎樣?嗯?」

  少年畏畏縮縮的不知該如何開口,反倒是他休息夠了,瞪了少年一眼,哼了一聲開始話說從頭。

  「等、等一下!」很乖的聽完他述說過程,少年不滿:「明明就是因為妳先罵我廢物,我才會生氣動手的!」

  「你本來就是!」

  「好了你們兩個。」cielo制止兩人,感覺到自己需要胃藥:「武竹,你跟小草兩個不愧都是草本植物的,這種事情也會吵成這樣……」

  「老大!都是因為她見死不救我才……」

  「關我鬼事!那群巨人超可怕的好嗎!」沒好氣的回,他想到剛剛那群追在身後的巨人各個就像傳說中的惡鬼一樣,今晚恐怕要作惡夢了。

  「武竹,跟小草道歉,誰讓你拖車去撞人的?」cielo說。

  「老大!」

  「道、歉。」

  少年,武竹心不甘情不願的轉過身,紅色怒髮衝冠的少年角色面向他,說了聲抱歉。

  「……小草,你沒事罵人家廢物做什麼?那麼一大群巨人你打不贏,武竹跟你的等級差不多他怎麼可能贏?」

  「……對不起。」知道cielo的意思,他想了想,還是乖巧的跟武竹道歉。

  「好了好了你們別生氣了。」看著兩個都還有怨氣,cielo無奈:「來吧,我帶你們去刷副本好了,一起打一場,別氣了。」

  「老大!我要坐你的馬!」武竹眼睛一亮,剛剛的憤怒以及埋怨瞬間拋到九霄雲外:「老大抱我抱我!」

  「你都不懂得禮讓女生嗎……」cielo叫出馬來,讓兩個人都加入組隊,沒有拒絕武竹一下爬上他的馬。

  「這種男人婆不用禮讓啦。」武竹撇嘴,說完以後馬上跳開,以為小草會火大的攻擊他,可是小草只是站在那莫名的看著他,好像不理解他為什麼要跳開。

  「咦?被我罵男人婆竟然不生氣?」武竹訝異的說著:「你是默認還是……」

  「武、竹!」cielo的聲音嚴厲了點:「再給我口無遮攔我就丟下你不管了。」

  「老大不要啦!我這麼愛你你丟下我我會死的!」武竹連忙抱住cielo,討好的說:「老大我錯了,原諒我吧!」

  「老大不想原諒你。」cielo回應。

 

  「哇──cielo有了愛慕者耶。」

  正吵著,京也的聲音傳來,隨即小草看見那匹裝飾華麗的馬──京也的白色獨角馬奔來,上頭正是京也本人,身上穿的衣服還是掛網穿的那種華麗服飾,看來是被什麼人叫出來的。

  「京也?」cielo有些訝異,他看著京也勒馬,跳下來後收起獨角馬:「你怎麼會來?」

  「我家的小朋友在那邊被巨人群圍毆,他們說看到拖車頭跑到這來了。」京也笑嘻嘻的說著,不知道為什麼小草覺得當中的諷刺意味很重:「我只是想來看看這台『高鐵頭』長什麼樣。」

  武竹面紅耳赤的,你你我我的口吃起來;京也瞇了瞇眼,那勾起的微笑怎麼看怎麼邪惡……

  不過他很快的就不管武竹,轉頭走到cielo身邊。

  「cielo,等等要做什麼?」他問。

  「嗯?我?」cielo拿掉了手上的玩具槌,換上兩把紅色的匕首,好像一時有點反應不過來:「喔喔,帶他們兩個去打個副本吧?剛剛他們才吵完而已。」

  「吵什麼?」京也走近,手上拿著的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啊,這給你。」

  想也不想的cielo接過,京也就順勢走到他和武竹的中間。

  「那,我們一起去打黑森林副本吧?我正好想要裡面的東西。」

  「黑森林?普中高?」cielo問,一副疑惑的模樣:「那裡面又沒什麼寶你要什麼?」

  「普通,我的酒瓶壞掉了,要再打一個。」京也回答。

  「喔,那我沒什麼意見,你們兩個──」cielo轉過頭,看著小草和武竹。武竹很想表示他不要和京也一起,可是在cielo的眼神之下,他還是妥協了……

  「我沒什麼意見。」他回答,站在身邊的武竹一直不斷的丟出哭泣的表情符號但沒人理他。

  京也按出好幾個微笑表情,而武竹這邊持續不斷的連丟了二十多個哭泣表情之後,才在Cielo一句『你們夠了』之下停住,他在電腦前差點沒笑死。

  後來京也不知道跟cielo說了些什麼,結果原本cielo是要和武竹共乘的,卻變成京也跟cielo一起,而cielo則叫出他的座騎來,讓武竹跟他一起。

 

  「嗚嗚……嗚嗚……」

  「欸,你很吵耶……」他沒好氣的看著坐在他後方的武竹:「我都沒哭了你哭什麼?」

  「……妳、妳也喜歡老大!?」

  「誰說喜歡他啦!你腦袋裡到底裝什麼可以倒出來讓我看看嗎?」

  「可、可是妳說妳要哭……」

  「我跟你一起我才想要哭呢……」怎麼會有這麼蠢的傢伙?「cielo看來對你很好啊,你剛剛幹麼不跟他要求一定要和他一起?」

  「因為……因為老大……」武竹看著前方,小草很難相信這麼憂鬱的表情是這個大喇喇的傢伙會有的:「老大沒有拒絕……」

  小草聽著,靜靜的看向前方:讓京也還住的cielo正在和京也討論無關遊戲的事情,他注意到兩人的角色耳邊,那抹對應的藍色,耀眼的讓人眼睛生疼……

  後來,那一場,他們開出了一件特別的袍,四個人之中只有他一個女角能穿,於是又歸了他。

  他穿著袍回到了公會聚集地,羽飛凌在。

 

  「妳打到的?」羽飛凌問。

  「不,這個……是我的隊友給的。」他想了想,回答。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一次就回答了是隊友,不過他並不想去探討這個答案。

  後來,當他不得不回想的時候,才注意到他和羽飛凌就是在那之後親近起來的,那之後,羽飛凌真的開始會找他下副本,偶爾也會一起解任務。

  他很開心,只要能和羽飛凌在一起他就足夠開心了,要的真的不多。很多時候他即使閒著沒事也寧願推掉京也、cielo以及武竹的副本邀請,只因為如果羽飛凌上線找他可以馬上答應。

  京也只找了他兩三次,然後某天在廣場上看見他跟羽飛凌走向城外的地城,之後在也沒密過他打什麼。而cielo就更別說了,他幾乎每天都可以看見cielo待在廣場旁、靠近鐘樓的方向,和他的會員們進行些奇怪的遊戲。

 

  所以,他多了些和羽飛凌一同打副本的機會,少了和外頭的朋友互相活動的時間。

  等到他發現的時候,他的名片本裡面已經有幾個人永遠的暗下來、單方刪除了他的好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kuyaiei 的頭像
sakuyaiei

淡色天空幸福論

sakuyai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u44jb1bq
  • §診所強姦網站流出 goo.gl/ClgF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