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神話 啞聲

 

  有個座落在山裡的小村,全村不到一百人。

  這個村子不得不說有點落伍,雖然有電有自來水,但是更多人用的是井水,也還在用大灶和柴火。村子裡的人不是務農就是養些雞鴨豬等等牲畜、種點菜,滿村子的看門狗趴在各自家門口,屋頂上有貓在曬太陽。

  這村子只有一個小學,而與其說是小學,不如說是個學堂,全校學生加起來不到二十人,都是村裡的孩子,國語數學自然社會美術體育都由一位老師包辦了。那是一位剛剛從大學畢業、志願來到山區的熱血青年。

  男孩子本來就很容易打成一片,城市來的年輕男孩又懂得打扮,一下子全村的人都非常喜歡他,女孩子們更是把他當成偶像、夢中情人一般看待,

  但有一個女孩,今年剛剛升上三年級,半大不小的年紀,卻總是一個人待在角落,不說話也不跟任何人來往,每天默默的自己上學,又靜靜的自己回家。

  他有學生名冊,知道那個女孩的名字:王雅笙,而村子的孩子都叫她『啞聲』。

  「她的聲音很難聽,好像指甲在括一樣。」

  「徐老師,啞聲一直都是這樣的。」

  當他問起了雅笙的事情時,學生們爭先恐後的把所有關於雅笙的事情告訴他。

  雅笙沒有父親,她的母親是村裡的人,獨自一個女孩住在村子靠近森林的地方,親人在一次颱風造成的水災中死去。

  雅笙的母親長得很漂亮,村裡大一點的孩子還有印象,他們說雅笙的母親長的就跟城裡的歌星一樣漂亮,而且也有一副跟城裡歌星一樣的好嗓子,他們小時候常常在晚上吃過飯後偷偷溜去雅笙母親那邊,就為了聽她唱一唱歌。

  雅笙母親唱的歌,現在問他們他們也回答不出歌名,更是不知道詞是什麼。

  「奇怪……當時覺得很好聽,可是就是想不起來怎麼唱。」

  「我也是耶,到底當時伯母唱的是什麼呢?」

  高年級學生七嘴八舌的討論,然後他在也問不出個所以然,所以趁著作家庭訪問的時候,他也順道問了村裡的大人。

  「雅笙啊……那孩子是個可憐的,純染也是。」

  雅笙的母親叫王純染,雅笙是跟著母親姓的。兩個人的名字都很好聽,和村子裡那些什麼『阿嬌』、『芳蘭』這種通俗常見的名字不同。

  村裡的成年人們說,純染十五歲就單獨生活,她獨自一人居住在村子深處的小屋裡,種些菜跟雞鴨,用這些和村里的人換點米。純染和雅笙一樣沒有父親,她的母親在純染十五歲那年失去蹤影,雖然對外報的是失蹤,可是有傳聞純染的母親已經自殺了,就死在她家後頭,那個最大的黑沼澤中。

  「純染是個好孩子,她繼承了她母親的歌喉,為村子唱搖籃曲。」

  「雅笙可惜了,一定是外地來的男人的問題……」

  他從這句話裡聽出了一些蛛絲馬跡,連忙追問:「請問這是什麼意思?」

  村裡的人看看他,有些猶豫著,正想開口,卻通通神色驚愕的看著他──正確的說是看著他身後。

  他有些僵硬的轉過頭,雅笙抱著書,就站在敞開的大門外,看著他。

  他這時候才發現,雅笙的眼睛在陽光下,竟然帶了一絲詭譎的綠色。

  「王雅笙……」他喊了她的名字,可是雅笙卻理也不理,轉身走了。

  「先生,雅笙那孩子請您看好她了,小小女孩子,這個年紀也是多想的,」在雅笙走後,那些人才又開口,像是沒發生什麼事情一般的,繼續聊起天來「開導她,讓她注意不要被拐了,跟她媽一樣。」

  他只能含糊的應聲,腦子裡卻想著別的東西。

 

  鄉下人特別的好客,不到二十人的學生他卻做了將近兩個星期的家庭訪問,最後,終於只剩下雅笙。

  這時候不得不提一下,村子的樣子。

  這裡是一個狹長的山谷,村子就沿著這狹長山谷建造,因此大部分的屋子都長的長長窄窄。谷的最深處卻是一片巨大的圓,現在長滿了樹像個樹林。整個谷型看起來像是喇叭,他想那可能是因為這個谷原本是個湖,而水順著狹長山谷流進到現在樹林的地方後就堵塞了。之後或許因為天候也可能因為地震什麼因素,入水斷,湖泊乾涸,就變成這樣。

  這也是為什麼這村子有很多大大小小沼澤的緣故。

  他走到村子的最深處,離最後經過的屋子有一段距離,原先還鋪了水泥的路也變成了碎石子路、最後剩下泥土沙塵,滿地雜草。

  他幾乎要懷疑他走錯了,可是雅笙卻在這時候,站在路的那端看著他。

  「王雅笙……」

  「回去。」雅笙開口了,他不敢相信他聽到的聲音。

  雅笙的聲音一點也不難聽,清清脆脆宛若黃鶯出谷,就是不客氣的逐客另聽起來也讓人感到愉悅。

  「雅笙,老師只是看看你家的情況。」他不自覺得放軟了聲音,對雅笙說:「老師聽說你一個人住?」

  雅笙不再說話了,她轉身,往路的更深處走。

  一路上只見路越來越狹小,最後淹沒進了高齊腰部的草從中。他往回看,遠遠的幾抹燈火標示了村子的密集處,往前看,則是草叢的頂端微微的搖晃,雅笙不快不慢的走著。

  四周的風聲吹起了一陣又一陣呼呼聲,草在響、遠方的樹彷彿和聲一般的跟著搖晃起來,即使是白天,也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毛骨悚然。他開始胡思亂想,覺得腳下踏著的這些草叢中彷彿生出了什麼,每次在較硬的草枝撞上他的小腿時,就像是有手抓住他一樣。

  雅笙走的真的是往她家的路?還是……通往哪裡?

  他想起村人說的,雅笙的祖母、純染的母親死在沼澤中。

  他沒由來的害怕,有點想轉頭就跑。

  在他覺得自己馬上就要轉頭逃走之前,他一下子踏進了一個空曠乾淨的有點難以置信的小空地。

  空地正中央有四根枯木柱子,最頂端綁著幾塊白布,隨著風飄揚著。枯木柱圍起來的那小塊地上,用木頭搭建的小屋子看起來只有十坪不到,簡簡單單,但是掛著很多用枝葉編織成的、像是圖騰的東西。

  「王、王雅笙,這是妳家嗎?」他問,雅笙就站在那小屋子的門前,背對著他。

  雅笙推門,門內黑漆漆的,她走進去之後沒有關上門,他站了好一陣子,才壯起膽子走上前,扶著門框往裡看。

  屋裡很黑,只有一盞黃光燈泡在小桌上亮著微弱的光芒,屋裡其實空曠的很,只有一張床、一張桌子、兩把椅子。窗戶很小,用厚實且老舊發黃的窗簾遮住,最裡頭可以看見另一扇門,他想那大概是廁所、盥洗室之類的。

  雅笙站在另一角,他現在眼睛比較適應黑暗了,才注意到雅笙所站的地方,有個小冰箱,和一個簡單的小灶,灶上有個鍋子,他不知道裡頭有沒有裝東西。

  「看完,出去。」雅笙簡簡單單的說。

  他想說什麼,可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卻什麼也說不出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kuyaiei 的頭像
sakuyaiei

淡色天空幸福論

sakuyai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鏡柳
  • 期待後續~
    這篇文是神怪類的嗎?總覺得有點陰森.......

    嗯....先說一下喔,某鏡沒有任何批評的意思
    那個.....字的顏色跟底色有點像,所以有點看不清楚欸.....
    如果影大不介意的話,能調一下字的顏色嗎?
    p.s.求更貓夜啊啊啊!!!!!
  • 是啊是鬼怪類
    不過這個背景……我在盡量啦……其實想找有感覺的背景

    sakuyaiei 於 2012/09/16 02: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