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他第二次跟久海見面,一樣約在台北車站、一樣的地方。

  他靠在大廳的柱子邊,看著來來往往匆忙的人潮,有些恍神。他們兩個回來了呢……之前在遊戲中鬧的這麼大,兩人都毅然決然的丟掉了那些成就、名聲,京也當著所有玩家面前跟cielo要求去結婚,cielo也大膽的直接答應然後兩個人當場下線、電話怎麼打都打不通最後好不容易京也打了電話來,不等他開口就說『我們在荷蘭,抱歉婚禮不能找你,但是會帶禮物回去給你喔~!』

  有人這樣的嗎!?他不知道他是該為了沒參加到好友的婚禮難過還是為了省下機票錢慶幸,畢竟當時的他經濟很拮据。

  之後就是長長將近兩年的時間看不到人影也找不到人,到底他們在歐洲還是在別的地方他也不知道,有時候他覺得這兩人也是厲害的讓人無言,不只是在遊戲中在現實也一樣。

  不過值得高興的是對方畢竟沒有忘記當時的約定,一回來就來找他。

  或者也是,他們知道只有他不會排斥吧?

 

  畢竟也是類似的人。

 

  「我來遲了。」

  「……」樂華瞄了一眼車站的時鐘,搖頭:「是我太早,還有十分鐘。」

  對方,久海笑了笑,及其自然的伸手摸了他的頭:「讓你等就是我太晚到了。」

  臉上一陣熱,顯然的是臉紅了,久海那副笑的溫柔的模樣讓他連看都不敢看,低下頭腹誹這人到底哪裡學來這種甜言蜜語的話……公關會長啊可惡。

  「──回去叫艾蘭他們不准復活你。」聖音因為去當了分會長所以現在公會的首席補師變成艾蘭。

  「欸!?你這麼快就要弒夫了?」

  「夫是誰啊!?還有,這個肯定的分類法是怎麼得出來的!?」

  「嗯……按照一般定論,還有聖音他們的同人漫?」久海故作沉思的回答,眼裡的笑意滿的可以溢出來。

  「……聖音下次攻城沒有把海濱城貝爾維塔打下來我就約她去pk場!」樂華立刻做下決定。

  「霜副這樣公報私仇會讓他們難過喔!」

  「行啊不然讓他們把同人漫交出來。」樂華回,瞪了一眼久海。

  「可是他的同人漫我也有備份在電腦啊──好了好了不要生氣,要去哪裡給我地址吧?」原本是想要繼續逗下去,但是看著樂華越來越紅的臉和握緊的拳頭,久海覺得必須為自己的身家性命做打算。

  「哼……」有些悶悶的從鼻子哼出聲音,樂華從手機記事本中找出了地址遞給對方看。

  「嗯,有點遠,我們走地下街過去吧。」掃一眼就知道位置,久海這麼提議,樂華隨意的點了頭,反正他不知道怎麼去──

  是說他到底為什麼這麼肯定久海會知道?嗚哇難道在不知不覺中已經開始依賴他了嗎?最開始的時候果然就不應該掉以輕心!小說寫的竟然是真的啊啊啊───!

 

  「樂華,你猛搖頭做什麼?」

  「為自己被套用了莫名其妙的小說格式感到悲劇。」樂華回答,無奈。

  「什麼東西啊。」

  「你不要管,快點帶路。」

  「是是是,跟緊一點喔。」久海笑著,伸手拉過他的手臂,然後往下滑到手掌,握住。

  握的樂華又是一陣臉頰紅燙,看著他們相握的手。

 

  「……放、放開。」

  「不行人很多的,會沖散。」久海很認真的說。

  「……我可以抓著你的外套。」

  「那樣看起來好像五歲歲的小孩耶。」

  「不,總比這樣好。」

  「樂華,」久海的微笑還是很溫柔,可是那陣溫柔中似乎隱藏著什麼:「牽手、搭肩,我親愛的副會長,挑一個?」

  「……」

 

 

  「……所以你就跟他牽著手到這裡來了?」

  Cielo挑眉,支手撐著下顎,有些半倚在扶手的坐著,看向對面正襟危坐的久海和樂華。

  「哈哈哈小草被吃定了。」在cielo身邊的京也不顧形象的趴在桌上笑,cielo也沒有要管的打算,只是淡淡的掃了對方一眼。

  「這個……這是我現在在玩遊戲的會長,他叫久海。」樂華有點不好意思的說,然後不知道該擺在哪裡的目光被cielo和京也左手上的銀色戒指吸引住。

  那是個打造的和在那個遊戲裡、某個叫做『情人戒』的東西幾乎一模一樣,差別只在遊戲裡的那個寶石是紅色,而這兩人手上帶的都是藍色。

  兩個藍控啊。

  「嗯……京也你要笑到什麼時候啦!」

  「好啦好啦,我笑完了。」京也揉揉肚子,坐直身體,之後靠上椅背「那,自我介紹一下,我是京也,這位是cielo。」

  「你們好。」久海保持著相當完美的微笑,伸出手和京也握了一下,然後與cielo也同樣互相致禮。

  「嗯……好吧,還不錯看起來。」cielo突然說出一句這樣的話,然後端起杯子喝茶:「所以說小草,你還有在玩遊戲?」

  「有啊,就一個個換著玩這樣。」

  「之前我們玩的遊戲呢?」

  「已經倒了,大家也都分散了。」

  「這樣啊。」

  京也和cielo聽到這個消息只是輕輕淡淡的回答知道了,看不出來一絲的感慨或是別的感情。

  就算玩的在久,遊戲也只是遊戲吧?

  「對了,說好要拿東西給你。」京也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從帶來的包裡拿出一個小小的包裝盒:「那,剛好看到的。」

  「京也很不正經。」cielo丟出一句評語,有點無奈:「我覺得,你回家再看吧。」

  「欸?怎麼這樣?在這裡看才好啊!更何況還有久海在。」

  「你也太快就自來熟了吧?」

  「這是我最自豪的優點!」

  過往常見的拌嘴方式又出現,樂華勾起了嘴角,笑得很愉快。而這樣的微笑不多見,起碼他身邊的久海是這麼想的。

 

  「你們兩個這麼久不見還是和以前一樣啊……」樂華在他們吵一段落之後說。

  「習慣了,每天不被吐一下會很不舒服。」京也做出了有些變態的發言。

  「對,你就是個被虐狂。」Cielo說。

  「喔?不知道誰才是被虐狂呢,某些時候。」

  「──京也!」cielo的臉倏地紅起來,一拳捶過去卻被京也抓住,在上頭留下一吻。

  「……你這混蛋。」cielo忿忿不平無奈又有些害臊的說,然後偷偷地覷了一眼樂華和久海。

 

  「京也,不要欺負我老大。」挺容易害羞的樂華此刻卻像是不覺得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開口:「老大容易害羞。」

  「啊,我都忘記了這裡有一個cielo後援會的。」京也笑咪咪的說。

  「……小草,你倒是膽子大了啊?」cielo微微瞇了眼,有些威脅意謂的看著樂華:「還是你以為你身邊的那位可以幫你?」

  「我沒有,老大,天地可鑑我真的是為你說話。」

  「哼。」

  是個比樂華更女王的女王呢……久海想著,開口:「如果樂華需要的話,我願意為他做任何事喔。」

  「久海,你閉嘴啦……」

  「嗯……」京也看看久海,默契的和cielo同時互望彼此,然後露出一種會心一笑的表情。

  而這種表情讓樂華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kuyaiei 的頭像
sakuyaiei

淡色天空幸福論

sakuyai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鏡柳
  • 話說,京也和cielo的做法真的好令人無言啊~
    感覺好像是為了紀念而特地到國外結婚,然後順便蜜月旅行(避風頭?)兩年........

    弑夫啊.....聽起來似乎挺有趣(?)的呢~好想看看吶.....
    同人漫欸欸欸!!!!影大~等完結後可以畫出來嗎??((星星眼

    好像小說看多了連生活都會被套上那種格式啊.......還是那只是某鏡的錯覺....?
    那個吐槽超讚的~!!臉紅的cielo感覺好萌啊~

    是說,我真的超好奇那禮物到底是啥的啊啊啊啊~~~!!!
  • 關於這點,如果全部在月華這邊爆掉,那背影就不用寫了xddd
    所以為什麼他們會跑去結婚到時候在說wwww
    聖音的同人漫出處靈感來源是我們大學的時候的漫研社社長,
    他長得很可愛所以被社裡的人拿來當成社漫靈感來源。

    sakuyaiei 於 2012/02/04 20: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