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華看著幾乎快要滿出螢幕的一群會員,不能說他不害怕,但是他知道與其等到別人暴料出來、或者這些孩子們自己去查到,他只能先說。

  只是到底是誰把他跟雲隱的對話透漏出來、還有雲隱怎麼樣知道這件事情的?他怎麼樣也想不透。

 

  『月華,你確定要說?』密語頻道傳來了短短的句子,是久海。

  『……你知道我想說什麼?』他問。

  那邊停頓了一下,然後傳了訊息過來:『跟他們說的事情有關,跟你的本尊有關吧。』

  『你倒是很清楚我的想法嘛……』月華說,才按下ENTER鍵,卻覺得這樣的話看起來有些諷刺。

  到底是自己太多心還是潛意識中有這個意思,月華也說不上來。

  『因為是月華的事情嘛。』久海這麼回答。

  月華沉默,手指在鍵盤上空停頓了許久。

  『久海……你是、真的──』他打不出最後的幾個字去詢問對方,於是指送出了這段話。

  他有點期待久海回應,但是又害怕久海的回應,太傷心。

 

  『我是、真的,』久海先敲出了這段字,然後很慎重的,走到他旁邊,擺出了一個騎士宣誓的姿勢──

 

  『喜歡你,無論是哪種層面上。』

 

  月華幾乎是瞬間往後撞上了椅背,雙手按著自己的嘴,根本發不出任何的聲音。公會頻道鬧了起來,對於久海突然跪下在月華面前的舉動和月華一直安靜不語的沉默。

  『月華,還在電腦前嗎?』久海問。

  月華好不容易才按耐住心裡的澎拜,顫抖著手指打字:『在……』

  『我沒有說笑,真的。』久海再次重申,然後人物站起:『不過,你還是先解決一下目前的情況吧。』

  『……和你說話真是太讓人心驚膽戰了……』月華回應,穩下心神。

  『怎麼這麼說?我只是回應你的話而已啊。』久海恢復往常的調調,回答。

  『……晚點在和你算帳。』

  『悉聽尊便。』

 

  月華深深吸了一口氣,在公開頻道打出了安靜兩個字。

  花了幾秒的時間,原本滿頻跳的字和動作聲音一下子消失。

  「關於,今天這件事情──我知道有很多人,不敢相信。」他開口,敲出這行字之時,手指還有些不穩:「還不清楚的,就由我這邊說一次吧。」

 

  「我,的確,就是凝香笛。」月華一個字一個字的將這句話敲好,然後送出:「應該說,凝香笛,是我的分身。」

  所有人都安靜著,沒有人反應過來一般。

  「……霜副,你、開玩笑嗎?」挑高是最先回神的,他看著站在他們面前的月華人物,問:「凝香笛的等級……比你一開始的高吧?」

  「是、是啊,霜副,凝香笛怎麼說也是伺服排行上的人,可是你一開始的等級……」聽海也跟著醒來,追問:「真的要說也是凝香是你的本尊吧?」

  「不,凝香笛是月華的分身。」久海在這時候開口,替月華解釋:「我說過我一直在等一個人、夢霜華月的副會長只能是那個人,那個人就是月華。」

  「月華是在我還是小朋友等級的時候就認識的,那之後,他才開了凝香、並且用凝香的角色一直到之前,玩世不恭分裂。」久海說著前因後果,角色就站在月華身邊,讓月華有種他其實早就知道的錯覺。

  螢幕上接下來有了很長一陣子的沉默,一直到月華都有些不安起來,才有一個小商人怯怯的開口問。

 

  「玩世不恭的雲隱會長,知道這件事情嗎……?」小商人問。

  月華看他的id,知道那是最近剛剛進入公會的新人,稱呼雲隱為會長……可能也曾經是玩世的人吧。

  「雲隱他知道。」月華回:「我認識雲隱時,是用月華這個角色。之後因為他需要的是補師,我才會去開神官。」

  「可、可是霜副,你為什麼要開女神官呢?」宵夜問,不理解:「依你的能力、還有凝香那樣的操控,你根本不用開女生啊!」

  「開女生不是因為方便和能夠得到比較多的資源,」月華回答:「還有宵夜,不要歧視女生。」

  「我沒有──!!!」宵夜大叫,總算是把場面給鬆下來一些。

  「那霜副你為什麼要開女角?」挑高沒有被轉移話題,繼續追問:「人妖……雖然說不是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可是……」

  「因為女神官很漂亮。」月華回答,及其理所當然:「你不覺得女神官的高衩很性感嗎?」

  「……霜副,沒想到你──」

  「好歹我是個男人,而且我也是希望能夠賞心悅目一下的。」月華逐漸穩定下來,也有了點心情開玩笑:「凝香笛真的很漂亮,不是嗎?」

  「豈只漂亮……」聽海有些喪氣的說:「凝香笛是我們這些男生們心目中的女神啊……」

  「啊……那真是抱歉……」月華苦笑,不自覺的勾起了嘴角「那麼為了補償你的心碎,不如我帶你一陣子吧?」

  「霜副真的嗎!!!?」聽海眼睛一亮,立刻衝到月華面前:「霜副!不可以反悔!」

  「等一下!霜副我也心碎了帶我練等!」在聽海衝過去後,宵夜也隨即反應過來,跟著上前:「我也超愛凝香笛的!」

  「霜副,我也是!」

  「霜副,我也要!我心碎的好痛!」

  「霜副我超可憐,我最愛凝香笛了!」

  隨著越來越多人的呼喊,月華有些愣住。各種場景他都設想過,如果有一天被發現,這群孩子們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唯一就是沒想到可以這麼輕鬆的就說開了,他們到底是太天真?還是真的不在意?

  「我不會反悔,只是……」月華忍不住的問:「你們──不在意,或者是,沒有任何問題嗎?」

 

  「雖然很難想像霜副你就是凝香笛,不過……我跟凝香笛不熟,所以沒感覺。」其中一個圍繞在身邊的鐵匠說:「而且霜副,月華霜對我們來說是獨一無二的。」

  「沒錯霜副,拉拉說的對。」聖音說:「霜副是我們夢霜華月和憶霜華月最重要的副會長,凝香笛跟我們無關。」

  「霜副,說不在意是騙人的,」很少在公會頻道講話的、月華中意的補師艾蘭難得的發表了意見:「我也說不上來在意的那個點是什麼,可是比起在意那件事情,我們更在意的是霜副,你會不會離開?」

  「艾蘭說的對,月華。」優鮮配看了一眼自家好友,之後對月華說:「或許一時之間會覺得怪怪的,可是仔細想想,你也沒做什麼事情啊。」

  「是啊霜副,所以……別想太多啦!船到橋頭自然直嘛!」清空跳出來說:「霜副,我們都很愛你!」

  「是啊霜副,」挑高走到月華身邊,擺出搭肩的姿態:「我們都不會踢你,絕對不會有那天的!」

  月華想起網聚當晚,挑高說的那句話:『不會有那一天。』

  說得這麼自信、說得這麼直接,讓他忍不住的感到溫暖和一點鼻酸……

 

  「月華,不要擔心。」久海在最後說:「你是我的副會長,無論如何。」

  騎士站在魔導身邊,持著劍側面對他,就像是要將他擁抱入懷那樣、又像是守護著他。

  明明知道只是畫面錯位造成,卻怎麼樣也無法平息心中的激動,月華用手背按住眼睛。

 

  「謝謝……」打出這兩個字花了好長的時間,長到大家都安靜下來,他的那兩個字清楚的在螢幕上停留了好久。

  「女王大人害羞了!是難得傲嬌的嬌啊!」若燕突然大喊,整個場面瞬間失控!

  「沒錯沒錯真的是嬌啊!好棒!」頭上掛著憶霜華月公會名稱的分會會員(女)大喊:「快拍下來快拍下來!」

  「喔喔喔喔會長和霜副的姿勢!那姿勢!!!!」

  就連聖音都在剎那間瘋狂起來,直到久海不得不開口制止這些好像瞬間燃燒起來的女性會員,才安靜下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kuyaiei 的頭像
sakuyaiei

淡色天空幸福論

sakuyai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