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話就把他打的頭暈腦脹,結果早上上班遲到,只好挪後下班時間。回到家上線之時,才剛剛出現在駐地,就看見一團亂。

  「發生什麼事了?」月華問,抽出空來回答他的是一個可愛的女商人。

  「有人去找分會長的麻煩,結果打起來了。」

  「霜副,那些人好過份!他們說我們公會都是人妖!」

  「會長上線就去幫著理論,結果一起拖到pk場去了。」

  每個人都插一句話,月華耐著性子把大家的話整合了一下,大致瞭解了情形之後趕到pk場之時,久海和聖音、挑高、聽海跟宵夜站在一起,而另一邊站著的,是帝國的人。帶頭的正是帝國的會長、前玩世副會長天邪,月華用滑鼠一一指過每個帝國的人,不出他所預料的,是那掛和天邪很好的人。

  要說天邪是沒有計畫的背叛,只怕根本是自欺欺人。

  不過怎麼會突然鬧這麼大陣仗?而且那個人妖的說法是怎麼來的?

  月華有些不安的想著,那天雲隱認出他的時候,他確定沒有看見人在那張地圖……難道是隱身的刺客?可是沒事刺客在那張地圖幹麼隱身?有人刻意……是雲隱刻意這麼做嗎?

 

  「霜副!」眼尖的聽海看見自家副會長出現,立刻大喊:「霜副快來!宰了他們!」

  月華在眾人注目下走到久海身邊。

  「月華,你上了。」久海丟給他一個微笑表情,說。

  「會長帶頭群毆你也做得出來。」月華回給他一個鄙視的表情、在公會頻道告訴大家不准動手,之後才用sky敲了久海,接起通訊。

  「怎麼回事?」

  「天邪帶人挑釁聽海和挑高,然後殺了幾個小朋友。」久海回答,聽起來聲音很冷靜。

  「那怎麼又會跑進競技場?」

  「我上的時候他們就已經在這裡了,剛進來就被抓著打,只好……」久海輕輕的嘆氣,很無奈:「月華,你不該來的。」

  「……因為他們說得人妖是我嗎?」月華淡淡的說,一點也沒在意:「你很在意?」

  「我不在意,但是小朋友們很在意。」久海說:「月華,你打算……公佈嗎?」

  「我無可無不可,但是他們接不接受……很難說。」

  兩邊都安靜了一陣子,久海在遊戲上的角色跳出了幾句回應對方挑釁的話,而聽海挑高憤憤的在公會頻道大罵。

  月華思考了一陣子,動手敲在鍵盤上。

 

  「都別吵。」月華在公會頻道發話,久海停止了訓話。

  「霜副,是他們太過分!」

  「霜副──」

  「我說安靜。」月華再次要求:「聽我說。」

  公會頻道安靜下來,但是天邪那邊還在挑釁,月華看久海應付的有些無奈,索性一句:通通人退出去,久海,我們先宰了這些人給小朋友報仇。

  頻道裡響起歡呼,但是沒人敢要求留下觀看。月華和久海有默契的在公會成員消失的同時一個丟起大法一個一招螺旋刺殺過去,瞬間秒掉天邪大半的血量和站在前排的幾個人,之後殺入敵陣的久海彷彿完全不在意生死一般,不要命的往對方攻擊;月華的魔法也彷彿不怕耗盡,雪花一般的大法砸的整個競技場硬是沒有人敢摸過來打他。

  等到兩人停下之時,競技場已經沒了活人。

 

  『全體,回公會城,我有事情要宣佈。』月華在公會頻道對所有人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kuyaiei 的頭像
sakuyaiei

淡色天空幸福論

sakuyai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