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世不恭拆夥的事情很快的傳開,幾個大公會似乎認為有機可乘,最近相當的不安分──最先反應這點的是伺服器的物價,短短幾天的時間內許多藥水、武器都大幅上漲,原料也同樣的跟著一起漲。

  幸好月華早猜到可能會發生的事情,清出了公會倉庫,趁著還沒漲起來前就大收了一筆為數頗可觀的藥水和原料,還有一小部分的武器

  「武器什麼的我是真的財力不足了……只能先這樣。」月華說。

  優鮮配雖然卸下了布防、指揮的工作,但是依舊擔任著財政部長。他感動的看著滿倉的原料和藥水,不斷的對月華丟出感謝和痛哭的表情:「月華,你是神!」

  「霜副從女王大人變成神了!」跟著一起過來的公會御用鐵匠好笑的說,不過他還是將敬佩從對女王的尊敬變成了對神的敬畏:「是說霜副怎麼知道接下來會漲價?」

  月華看他一眼,轉身:「正常的吧?伺服第一的大公會倒台,就算還沒倒完也會有人想出頭踩上去。這次的攻城戰會比以往的難打,我們不參與主攻,守好我們有的城就可。」

  「是!瞭解了霜副!」鐵降點頭,開始進行倉庫盤點。

  優鮮配若有所思了一陣,追上去。

 

  「月華。」

  「嗯?」

  「月華你這些,花掉多少?」他問,斟酌了一下語句:「這麼多就算是漲價前也不便宜,我從公會基金拿給你吧。」

  為了避免公會基金被盜用、公會公用物資被人偷取,久海將倉庫的持有者設定為他自己以及優鮮配,而其他人只能放不能拿,就算是月華也一樣。

  「藥水是讓若燕做的,要的話就貼給他,以商店的價格打八折算給他。」月華說:「至於武器……就當作是我給公會的見面禮吧,貌似我沒送過什麼。」

  「……你不是送了我們一座主城嗎?」優鮮配笑:「霜副,不用這麼大手筆啦!」

  「真的沒什麼。」搖頭,月華想了想決定老實說:「畢竟,那是我跟認識的武器商收下來的,他看在我的份上,依造價賣我。」

  「──那還真是不得了。」優鮮配驚訝的說:「就算是造價也不容易呢,在現在……」

  「呵呵……那下次好好守城報答我吧。」月華丟出一個奸笑表情,然後將自己傳送回公會在廣場上的聚集地。

  若燕待在廣場上,一看到月華就立刻衝回來,用著磨蹭的姿勢。

  月華毫不留情的一發雷鳴推過去,直接把他推出螢幕外。

  「我說過了再磨蹭我就讓你去跟地板親近的吧?」

  「噗哈哈,若燕又被霜副打趴了!」

  「若燕還真是不死心~!」

  看見這幕的公會成員大笑,霜副打飛若燕的戲碼成為他們最新的休閒娛樂劇碼。

  「女王大人的話,推幾次我都甘願。」若燕讓一個祭司復活,跑回月華身邊緊依著他坐下。

  魔導高貴而秀氣的跪坐著,旁邊由同樣法師轉上來的智者若燕則是盤坐,雙手撐在膝蓋的姿勢看起來有些霸道。

  特別是若燕故意側面面向月華,構成一副他就快要親到月華的景象。

 

  「……若燕,你真是善用各式各樣的角度與錯位,這麼想吻我?」月華看著有些無言,公會頻道中傳出了竊笑,顯然有人也發現了。

  竊笑中有聖音的影子。

  「女王大人過獎了,能得到女王大人的吻是小的的榮幸!」若燕打出親吻的符號,說。

  「……」月華撐著額頭,無奈的笑了出來:『久海,在哪?』

  『給我三秒鐘。』公會頻道傳出了回答,果真不到三秒久海出現在月華面前。

  手上提著一把騎士槍閃閃發光,久海帶著微笑來到月華身前,操縱的小人轉向若燕,而若燕正瘋狂冒著愛心。

 

  「騎士奧義──螺旋槍殺!」

  微笑著說完、微笑著發動技能、微笑著讓騎士槍將若燕戳出螢幕範圍、微笑著收起騎士槍、然後微笑著坐在月華身邊。

  月華在螢幕前看得差點把口中的奶茶噴出來。

  這傢伙……這傢伙不就是做了跟若燕同樣的事情嗎?還光明正大成這副德性。

  「我親愛的霜副會,找我什麼事?」久海溫柔的問。

  「噢,你已經做完我找你做的事情了。」月華回答,好一陣子才把口中的奶茶吞下,差點沒噎死自己:「聰明。」

  久海回以微笑。

  若燕再次爬回來,換到月華的右邊坐下:「會長好殘忍,竟然這樣對待可愛的會員。」

  「我說過不要非禮我們家霜副了吧?」

  「我哪有非禮他!我是在表達我對他的愛意!」

  「敬謝不敏。」月華回應。

  「嗚嗚嗚──虧我好好一個美男子,竟然沒有女王來愛!」若燕故意似的大聲痛哭,然後跑去一旁,對著剛剛回到據點的其他法系們哭訴:「你們說!你們說!誰來安慰我的心?」

  「呀……若燕又被會長打飛啦?」聽海看著若燕不斷冒出的哭泣表情,丟給他一個摸摸頭的安撫表情,若燕立刻跑到他身邊磨蹭。

  「聽說會長剛剛衝出了加十的騎士槍,恐怕就是拿若燕來當試驗品?」另一個全身火紅的巫師天光好說:「若燕,你被打掉多少血?」

  「三萬。」

  「哇!超威!」兩個巫師大喊。

 

  月華看著那邊在鬧的會員和若燕,想起那天他們打獅鷲後解散的事情。

 

 

  那天的獅鷲很順利,刷不到五隻就出了他想要得東西。清空和艾蘭兩人約著又跑去約會島上甜蜜,若燕跟在他身後,慢慢的往回走。

  他知道若燕有事情要問他,而他也有事情必須要說。

 

  「女王大人。」若燕最後先開了口,在月華繞到山頂的時候:「繞來繞去是為了跟我有更多相處時光嗎?」

  還是一樣的不正經調調,不過這才是若燕。

  「你有話要對我說,我也有話要對你說。」月華回答,找到一個安全的點,停下腳步:「這裡應該不會有怪衝出來。」

  「……不愧是霜副。」若燕丟出一個微笑表情,坐下:「你要先說還是先讓我問?」

  月華沉默一陣,然後緩緩坐下。

  「你先問吧,我認為……」月華說:「你問的問題可以跟我要說的一起解決。」

  「那我就直問了。」若燕也不客氣的回應:「月華霜,你是誰的分身?」

  「我以為你知道。」月華淡淡的回。

  「……這樣很像詐騙集團在用的招式,」若燕笑:「我不想造成誤解,所以月華霜,你自己說出來吧。」

  月華看著若燕,在螢幕前的他也同樣盯著若燕的角色,許久,嘆氣,雙手如舞在鍵盤上的打字飛快。

  「你一如往常沒有改變啊,變態賢者。明明看起來漫不經心、屌兒啷鐺的,實際上防心比誰都重。」月華這麼說。

  若燕的角色停了很久都沒有動,也沒有回應,直到月華有些不耐煩的操控小人轉來轉去,他才開口。

 

  「沒想到……」他說:「是說到底該用你還是妳啊?」

  「……重點在這邊嗎?」月華無奈的問:「死變態,我真想知道你腦子裝什麼。」

  「嗯……會這麼說果然是凝香。」若燕終於丟出了幾個大笑符號,然後爬起來在他身邊團團轉:「凝香,我沒想到會這麼巧!你看這真是天作之合!」

  「不,我認為這個成語不是用在這裡。」月華果斷的打回:「我先說,若燕,不准告訴任何人這件事情。」

  「……包括久海?」若燕重新坐下,乖乖的在月華對面。

  「包括久海。」月華回答:「凝香笛已經退出遊戲了,她不會再出現;現在,我就是月華霜,夢霜華月的副會長,魔導士月華霜。」

  「我知道了。」若燕點頭,然後接著問:「可是為什麼突然決定說了?」

  「你懷疑了不是?依照你的人脈遲早會被查出來,我不想到時候有什麼奇怪的誤會在裡頭。」月華回答:「更何況,我有事情必須要依靠你的人脈去做,單是月華的話……你不會盡力吧?」

  「女王大人的話我一定會聽喔!」若燕拋出媚眼符號,說。

  「……你得了吧你。」月華苦笑,丟了一個打臉的符號:「玩世分裂,雲隱不是一個會長的料子,這點你我知道、幾個大公會的會長也清楚。」

 

  「這伺服,馬上要陷入混戰了。」月華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kuyaiei 的頭像
sakuyaiei

淡色天空幸福論

sakuyai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