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果然很晚,那天他跟著聽海挑高他們一起回到旅館,看他們打打鬧鬧然後一夥人最後癱倒。

  他好說歹說將這些人能拖上床的拖上床,不能的只好拿毛毯蓋著。將空調關小,然後自己走到陽台上,看著夜景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今天的網聚是他沒想過的有趣,他曾經參加過不少網聚,但是這麼熱絡的很少。他們的感情很好,久海說,他們認識許久了,這個公會從遊戲剛開始沒多久就創起,優鮮配不只是元老更是他在現實的朋友,聽海跟挑高本身就是同學,宵夜也是加入了兩三年。夢霜華月不太收人,但是裡頭的人都加入很久,離開的人不多,人數慢慢的在穩定成長,比起現在一般大起大落的公會,是很少見的公會類型。

  但是這樣比較好,有人情味、比較不會因為一些事情而導致散團。

 

  月華抬頭,看著天空:今晚是無月之夜,在這裡也看不見星星。這種夜晚會讓人感到寂寞、感到心慌,即使地面上的燈火比天空中的繁星還要燦爛,但那也只不過是替代品。

  他很清楚自己的心情,知道為什麼自己的反應會大到這樣,但是知道並不代表著能夠接受。

 

  「霜副……」

  挑高聲音因為玩心臟病吼的太大聲,現在有點沙啞。他喊他,站在陽台門邊。

  「你剛剛不是睡了嗎?」月華回過頭,笑笑。

  「有點頭痛。」挑高回答,走到月華身邊:「霜副,在看什麼?」

  「沒什麼……」

  挑高抬頭看著天空,然後又低頭看著地面。

 

  「霜副,問你一個問題。」

  「什麼?」

  「……你是,誰的分身嗎?」

  月華擺在圍牆上的手一抖。

  「為什麼問?」

  「……是若燕問了。」挑高回答,看著月華:「霜副,不管你是誰的分身,你都會待在這吧?」

  月華轉頭,看著挑高。

  這孩子一開始的時候明明這麼跟他不對盤,雖說也不是沒遇過這種真正被打敗後會因為欽佩而改變想法的人,但是……

  「挑高,你既然問我,我也想問你。」月華開口,心臟跳的挺快:「為什麼你們會這麼輕易的接受我當副會長?」

  挑高眨眼。

  「我承認直到你打敗我之前我都挺不能接受的。」挑高回答:「但是,你真的很強,這公會有個特性,就是都很崇拜強者。」

  「久海會長很強,所以大家都認同他;優鮮配也不算弱,所以雖然沒有副會長的名頭可是我也勉強認可他可以指揮我。」

  「……你挺任性啊……」

  「不准說我任性!」挑高不滿的說:「這才不是任性!我是不想要玩個遊戲還要遇到笨蛋!」

  「……喔。」他還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兩人安靜了一陣子,挑高才接著慢慢說下去。

 

  「後來打輸你、看你講解遊戲的賦予、團練、排攻城……你很強,你真的很強!」挑高說著,握住拳頭,笑:「我喜歡強者,所以我認同你當副會長。而一般而言我認同了,大部分的人都不會有什麼別的說法。」

  「……你這地下會長。」

  「才不是!我只是比較挑!」

  說穿了就是任性啊。

 

  「我說完了,霜副你呢?」挑高表示告一個段落,接著詢問他。

  「怎麼說呢……」月華想了想,嘆氣:「好吧,我的確是分身沒錯,但是本尊已經不會再上了。」

  「為什麼?霜副你本尊玩什麼?」

  「……那是黑歷史了,是好孩子就別問。」想起那隻角色,想起那段耗費大量心血與時間精神的日子,他就覺得很悶。

  「……那麼霜副,你會離開嗎?」

  「我既然成為了你們的副會長,就不會隨變得離開。」月華回答,轉過身,看著門內:「直到你們踢走我、或我不得不走那天。」

  「絕對不會有那天的!」挑高輕笑,很肯定的說:「我用我公會最強魔導挑高望遠的名字發誓!」

  他看著挑高,不知道為什麼的感覺鼻子有點酸……

  撇過頭,他不著痕跡的深深吸了一口氣。

 

  「好了快去睡覺,明天要趕車回家。」

  「……霜副不好意思了嗎?」

  「……挑高,你想要去solo黑王嗎?」

  「霜副,我去睡覺了您也早點睡!」

  看著討的像飛一樣的挑高望遠,月華自己沒有發現自己笑了起來。

 

  啊啊……多麼有趣的一個公會?

  如果是這個公會,似乎可以再試試看……無論是給自己,還是給其他人。

 

  回到房間,挑高已經睡了,月華再次尋過所有人一遍,踢掉被子的幫他們蓋上,差點滾到地上的小心把他推回去。洗過澡後,他習慣性的拿起手機看看,發現了未讀訊息。

 

  『明天,會去車站送你們。   久海』

  他看著,溫溫的笑了笑,躺在床上愉快的睡去。

  今天,不虛此行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kuyaiei 的頭像
sakuyaiei

淡色天空幸福論

sakuyai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