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若燕自我介紹完後,所有夢霜華月的人都愣在那,久久公會頻道、公開頻道都沒有人說話。

  最後還是月華霜最先反應過來。

  「若燕,你剛剛退出了玩世。」他提醒:「你要不要先解釋一下到底怎麼回事?」

  「啊……霜副說的對!」聽海反應過來,連聲喊著:「先說一下到底怎樣?為什麼又想要入我們公會?」

  「唉呀,這有什麼呢?小霜想聽的話我隨時可以說喔。」若燕對著月華丟出一串愛心和流口水表情,月華整個人都毛起來。

  「噁心。」

  「好無情啊小霜,我可是久仰你大名才來的喔!」

  「若燕,你說還是不說?」久海打出微笑表情,問,可是手上卻已經換了金光閃閃的加十惡魔大刀:「還有請你不要調戲我們家月華,會引起公怒喔。」

  若燕身後,一整圈的夢霜華月會員已經全都站起來圍著,手上各自拿了武器,有好幾個的武器上正閃耀著亮麗的光芒,顯示那些武器都是加成過的。

  「唉呀~我是開個玩笑嘛……」若燕隔了一陣子才呵呵笑,打出一堆傻笑符號:「得了得了,不調戲你們家魔導小副會,可以了吧?」

  才說完,他就馬上對著月華擺出一個羞答答表情:「讓月華調戲我吧。」

  月華沉默,手上的杖一閃光芒,一秒的時間內唱出了一發最高等雷擊,若燕的血瞬間只剩下五百。

 

  「我調教你還比較像話。」月華說著,按出微笑表情。

  「我錯了女王大人!」若燕立刻下跪,一直不斷的按出哀求的姿態。

 

  『那麼,若燕親自求上門了,我們收還是不收?』優鮮配問,他在若燕到的時候就已經在場,凡是當時在的法師、巫師和魔導通通都受到若燕的騷擾一遍。

  這傢伙十足就是個法師控!

  『月華,你說呢?』久海問。他知道若燕只是在開玩笑,所以並沒有對他的行為相當生氣,但是月華會不會因此而不滿是他必須考慮的。

  『我無所謂。』月華霜很快的回答:『這人就是這樣,收進來的話就是公會的法師們要自己小心了。』

  『他對法師特別情有讀衷?』聖音問。

  『他特別喜歡調戲法術系的,尤其是男魔導或巫師。』月華無奈的說。

  『……那就收吧,我可以理解他喜歡調戲男法系的舉動。』聖音笑嘻嘻的投了贊同票。

  『為啥?』挑高問,作為將有可能被騷擾的事主之一。

  『你不覺得法系的你們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非常可愛、細細瘦瘦看起來就跟女孩子一樣,裝備飾品也無一不是偏女性化或中性嗎?你看過法師裝備哪個像戰士裝備那樣魁武?哪個法師的頭飾會有龍有角?就連血量都是非常可愛的一推就倒啊……』

  整公會所有法系無言,許多站在法系玩家身邊的同伴甚至開始丟出奸笑、邪惡、流口水和摸摸等等的動作表情來。

  挑高望遠很久很久沒講話。

  『……聖音。』月華也是隔了一陣才開口:『妳……』

  『啊,霜副,我不是有意的,當然你們也很強啦!』

  『……妳是腐女啊……』月華霜丟出一個嘆氣的表情,所有的法系們看到之後也跟著丟出嘆氣符號。

  久海在電腦前差點沒笑岔氣,他先收了若燕和若燕的幾個朋友,回應若燕的道謝之後認真的看起了月華的造型。

  聖音說的沒錯,法系玩家的造型真的非常秀氣,雖然華麗高貴可是怎麼看都還是那樣纖細,和其他職業的造型比起來,無論男女法系都身形似乎小了些……

  『霜副,你生氣了?』聖音有些擔心,雖然她一時因為太開心而不小心說漏了嘴,但她還是知道很多男生對自己被比作BL之中的角色會感到不爽。

  『這種事情有什麼好氣的,我並沒有很在意。』

  『那意思是我可以盡情的對小霜YY囉?』剛剛加入公會的若燕很快的接話。

  『……若燕,你確定是你YY我不是我YY你?』月華難得的發了個奸笑表情。

  『……女王殿下,請你YY我吧!』若燕再次下跪,要求非常奇特。

  公會裡的人在聖音解釋完YY的意思後笑的全都說不出話來。

 

 

  玩世不恭的聚集地氣氛低糜,只有會長和副會長在大聲的對罵。

  「天邪,為什麼你沒有在城石那裡守著?」玩世會長雲隱問著站在面前的副會長──十字軍,天邪。

  「會長,城心石只我一個有什麼用?你怎麼不問問祭司們、刺客們和法師到哪裡去了?」

  「你──」雲隱氣得敲鍵盤的手都在發抖,「當初說要守城心石的人是你,你的團隊,你竟然問我祭司、刺客和法師去哪裡?」

  「既然如此,你為什麼中間又把他們叫走、讓他們去守城門?」

  「我當時喊的明明是『可以支援的人』,我怎麼知道他們會跑!」

  「你明明喊的是『來幾個支援』不是嗎?」天邪冷笑:「都有截圖,你想看看?」

  「你──」雲隱非常挫敗,如果以前凝香笛在,根本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既然公會城好好的在這邊,那也就不用多說啦,大家散了吧。」看著雲隱無話可說,天邪隨意的丟個拍手和微笑表情,然後宣佈了散會。

  「我沒說可以走!」雲隱大吼,但是沒多少人理他。

  公會頻道中傳出了一些懷念凝香笛的話,雲隱看在眼裡痛在心裡。凝香笛……從草創公會之初就幫著他,甚至還特地開了神官來帶他。她幫著公會上了軌道、制定攻城計畫,公會內部大小事項都是凝香笛在管,也從沒讓他擔心過。

  凝香笛不過走了一個月,公會就……

  他很後悔,當初為什麼不保住她?那天私訊中他看得出來凝香笛對他感到失望、對公會感到失望,凝香笛這麼驕傲的人,在那種情況下不可能不走的,他原本想著,等事情過去,他再找機會讓凝香笛回來,可沒想到她就直接的不玩走人。

 

  「會長,你有時間,不如好好的打點公會吧。」天邪看著一直安靜的雲隱,打出一個微笑,但是言語之間卻及其諷刺:「大家都在懷念凝香笛,誰還記得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kuyaiei 的頭像
sakuyaiei

淡色天空幸福論

sakuyai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