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華霜看著這些人,他很想下線什麼都不管。

  「……久海,你們不是只有吃王亂來,連攻城都該死的混帳啊……」

  「月華,你說髒話了。」

  「我努力保持冷靜。」冷靜冷靜,他都快吐血了冷靜呢!

  「算了……你們有論壇吧?」考慮到自己已經無力到無法說話,月華霜說:「過兩天我會貼結果在論壇上,你們再上去看。」

  「副會……結果是……很糟嗎?」藍天小心翼翼的問著。

  月華丟給他一個否定的表情:「不是很糟。」

  大家鬆了一口氣,好幾個人丟了微笑。

 

  「是超級糟。」月華霜冷冷的說。

 

  「首先,刺客總是忘記隱身。你們不隱身還想幹麼?穿了頂裝你們的血也沒有騎士高、沒有獵人多,你們是覺得騎士都眼殘看不到你們還是獵人都瞄不准射不到你們?更何況還有你們的死對頭──巫師魔導正盯著你們呢!」原本是想說在論壇上稍稍修飾後在給大家看的,可是實在是沒辦法忍了。

  「再來,我們說巫師魔導。」罵完了以宵夜為首的刺客,月華霜接著轉而看向挑高望遠這邊:「法系不乖乖的放法衝這麼快做什麼?作為一個法師不是只求漂亮只求絢麗,該丟小法術就不要捨本逐末!挑高你明明小法幾乎都是無詠了,那就已經足夠玩死一堆人,沒人幫你擋的情況下硬是要放天雷是嫌活的不夠久嗎?還有藍天,不要笑,你的問題也很大!冰雷法師為什麼不冰凍先放雷?你買捲軸來放火幹麼?」

  接下來的批評足以讓夢霜華月的人一輩子也忘不了。

 

  久海的手機響起,顯示來電是周先晨,他的大學同學、也是遊戲中的幫手優鮮配。

  「喂?」

  『……阿海,月華霜還真是可怕,他把各個職業幾乎每個人從頭到尾都批了一頓,只除了聖音和你跟我。』

  「這不就表示我們很強嗎?」他笑。

  電話那頭也傳來笑聲。

  『阿海,我們真要統一所有城?』

  「有何不可?宵夜很想被吃掉。」

  『那小子哪天沒被吃我才覺得奇怪。』

 

  他們聊了幾句,回到螢幕前的時候,才發現會員又上去打了。自己的螢幕右下有著小視窗在閃,月華霜用私人對話敲了他。

  「我親愛的霜副會,怎麼了?」

  終於能喊了,之前喊了幾次都被月華霜用冰箭火劍雷鳴伺候,看著會裡大家都敢大聲的喊偏只有他不行其實蠻嘔人的。

  「你的目標是什麼?」月華霜不跟他囉唆,單刀直入的問。

  「目標?」

  「對。」月華霜解釋:「宵夜說想要統一全城,我看有不少人都有這個意願。」

  「也沒什麼不可以的,你愛怎麼做就怎麼做。」他說「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一直都是你在出主意。」

  月華霜沉默了一陣,跳了幾個點點點出來。

  「你──當初到底為什麼創這個公會的?」月華霜問,特意拉長了你的尾音:「你這公會的名稱……」

  「我創這公會的希望,現在已經達成一半了。」他回答,刻意走到月華霜身邊,對著他擺出了擁抱的姿態:「『當我的副會長,我挺你。我們一起成立一個最好的公會。』」

  特意將這句話雙引號起來一是為了強調語氣,二是多少存著想勾起月華霜記憶的念頭。

  對方顯然的在思考,從月華會刻意在文字中拉長某些字的尾音,或是事實的用分號、冒號等等標點符號,就知道月華也是一個對語言文字講究的傢伙。

  他相信對方懂他想表達的意思。

 

  「……你作為一個會長,怎麼能這麼沒責任心?」

  「我很負責的等到你了啊。」

  「我不是在跟你打哈哈。」

  聽起來似乎有些生氣了,久海笑,真是個認真的人。

  「月華,給我你的手機吧,我打電話給你。」

  月華霜那邊停了很久。

  「總歸是要的,畢竟你我身為管理者,這樣可以避免一些麻煩。」

  「我的號碼……」

 

  電話制式的等待音之中,久海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點緊張。他和網友聯絡不是第一次了,之前公會也辦過幾次網聚,天藍、挑高、聖音,他們都有定期的聯絡著。

  因為是月華的關係嗎?

 

  電話接通,那邊的人先是沉默了幾秒。

  『……久海?』

  聲音不大,帶著一絲不確定,詢問。

  「月華嗎?我是久海。」

  『嗯。』

  「月華……」

  『嗯?』

  「你真的是個男的啊?」他嘆氣,故意的帶了點可惜:「我以為那麼詩情畫意的名字──」

  『嘟──嘟──』

  久海看著手上的電話,愣了一陣。

  撥號。

  等待。

  接通。

  「我錯了月華請不要掛斷,」一口氣把道歉和請求說完,久海討好的說著:「我認真跟你解釋。」

  『……說。』

  「夢霜華月當初本來就是因為你我而創的,可惜的是,我創這個會時,你已經不再上線。」

  月華霜安靜,只聽得見隱約的遊戲音效。

  「我說『當我的副會長,我挺你。我們一起成立一個最好的公會。』並不是隨便說說,那真的是我們團的宗旨。」

  『……妳就沒想過我要是一直不上的話……』

  「我就一直等下去。」他回:「直到遊戲結束,我的會都會存在,也會永遠在那等你。」

  他聽見月華那邊似乎深深吸了一口氣,雖然自己這話講的像在告白一樣,可都是他的真心實意。

  「所以,你想怎麼做,都可以。」他說,刻意停留了幾秒的時間,給月華霜做緩衝。

  『……但你還是會長。』

  「那麼你決定了我再幫你宣佈也是一樣的。」

  『……你──不怕被架空?不怕人家說你只是傀儡?』月華霜頓了一陣:『就像玩世不恭……』

  「沒關係,就是懼內而已。」他開玩笑的說。

  這次月華沒有掛斷電話,只是安靜了很久很久。

  「月華?」久到,他都以為月華睡著了。現在是凌晨三點,他看看螢幕,原本還在的小朋友大多睡覺去了,挑高發了短訊告訴他和聖音、宵夜去打王。

  『我在。』月華霜回答:『我……』

  「你也不用急著做什麼,什麼也不做也是一種作為。」他說。

  那邊傳過來了輕輕的笑聲,很好聽,溫溫和和的。

  『我想恐怕沒這麼容易。』笑完,月華說,恢復了正經,但語調卻輕鬆許多:『深淵說了,是因為你們會,才殺的。』

  「是我們會。」他強調,糾正。

  『……我們會。』月華乖乖的改了口:『玩世不恭……已經不再是頭了,馬上伺服排名就會發生巨大的變化,有人崛起,有人落下。我們被人列為目標,就表示夢霜華月夠大、夠有名氣,這樣的公會,是不能沒有一點實力。』

  「我知道。」他說,嘆氣。

  當初並沒想到夢霜華月會變得這麼大,然而公會變大固然他是高興的,可是卻也有著相對應的麻煩隨之而來。

  『久海,我換個方式問你好了。你希望這個公會,到底是什麼樣的公會?』月華問。

  什麼樣的……公會嗎?

 

  「我希望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kuyaiei 的頭像
sakuyaiei

淡色天空幸福論

sakuyai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