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為什麼殺他們?」久海已經很久沒這麼生氣,他手上的刀還閃著技能光芒,聖音丟給他的加倍讚美法術還沒消失,殺氣騰騰的騎士隨時都可以繼續殺下去。

  月華霜靜靜的站在一邊,巫師的造型很文靜,長長的法袍披在身上,不動的時候就把全身都罩住,華麗高貴,所以很多人都喜歡找個巫師當自己的伴。

  光看著就賞心悅目。

  那些倒在地上被復活起來以後又被挑高冰住的二轉們各各安靜不語。

  月華一一看過他們,點開名片,然後嘆了氣。

 

  如果,公會可以回報萬分之一,他就不會來開啟這個帳號,也就不會遇到這些事情了。

  「不必問了,他們不會說的。」月華霜說:「他們也是拿錢辦事,讓他們走吧。」

  「可是副會!」宵夜驚訝的看著他:「你被殺了五等!五等耶!」

  「我想起來在哪裡看過他們,那個id。」月華霜說:「用血字開頭,字尾接鬼,深淵集團對吧?」

  地上躺著的屍體終於有了一絲動靜。

  「你不是新手?」似乎是為首的刺客說:「難不成你也僱過我們?」

  月華霜沒回答。

  「聖音,復活他們,我們回城。」久海下令。

  他聽過深淵集團,知道這個傭兵團都是分身,他們靠接殺人單來賺錢,絕對不會透漏是誰買兇。

  但這是不久前才出現的集團,為什麼離開這麼久的月華會知道?

  「……巫師,我不能告訴你為什麼殺,」刺客看著月華,走過來:「但是我殺你不是因為你,而是因為你們會。」

  月華霜默默的按了一個憎恨的符號給久海:「我頭上到現在還是空的沒公會,你們也真是會腦補啊。」

  「那群跟著你的法師們都喊你副會,誰知道呢?」

  「你們還是去死好了。」

  刺客笑了笑:「不勞您費心。」

  說完,全體消失。

 

  月華霜再次嘆氣,原本什麼都不想惹了,只想默默的自己打個怪、在這遊戲裡四處逛逛,沒想到攤上的麻煩一個比一個大。

  他看著在自己四周、夢霜華月的會員,以及那個正不斷對他丟微笑、過來等動作的久海,深深覺得自己一定是今年犯太歲或是沒燒香惹的哪路神明生氣。

 

  「──想必你們已經覺悟了吧?」月華霜想了很久,才發送出這句話:「我是個什麼樣的人你們應該有點底了,先說好,我很固執。」

  「沒關係,我接受。」久海最先回答,根本就是事先打好了吧!?

  「『副會我們接受』!」旁邊一眾人同聲回答,刷頻之快前所未見。

  久海發過來的邀請入會已經在右下角亮很久,看著那個邀請入會的提示,月華有些出神,那時候的事情還歷歷在目……

 

  『當我的副會吧,我絕對會挺你!』

  笑著這麼說的人,逐漸的就變了……最終,他面臨了孤立無援的情況。

  『對不起,畢竟,眾怒難平。』

  無表情這麼說著的人,輕巧的解除了他的副會之職,將他逐出公會。從此他的頭上不再有那頂漂亮的銀色小皇冠,名字旁邊沒有那狂妄的公會名稱。

  白白淨淨。

 

  「月華?」

  久海的呼喚讓他回過神來,他最終還是移動滑鼠,按下了確定入會。

 

  『各位親愛的會員~』

  公會頻道一開通,他馬上就看見久海在裡頭發話,而自己的頭上除了多出公會名稱外,在公會名稱前面,也同時多出了一頂銀色小皇冠。

  『我終於把你們的副會長迎回家了,快來朝拜!』

  朝拜……

 

  聽海唱歌:『副會嗎!?』

  寶寶:『副會!副會終於進來了!』

  愛莉亞:『副會我們一直在等你啊!』

  宵夜:『霜副會──!我們什麼時候完成統一大業!?』

  宵夜一句話讓大家通通熱血起來,他們想到之前優鮮配說的:只要有月華霜,想攻幾座城就有幾座。

 

  無言的看著公會頻道,月華霜哭笑不得。

  『──嗯,各位。』

  『副會!』

  『霜副會!』

  誰來告訴他這熱情怎麼來的?到底是為什麼?

  『雖然有點掃興,可是我想這是必須說在前頭的。』他想了想,組織好語言:『既然我成為了副會長,就會對這個公會負責,各位有什麼事情盡管可以找我,能做到的、對公會有益的我都會去做,在能力所及範圍內。』

  久海看著身邊的人對公會做精神訓話,雖然開心他的加入、高興得到這個人才,但是也有著懷疑:這樣的熟練於使用公會頻道、上對下的說話方式,不會是一個不曾加入公會的人所會的。他認識月華的時候他們都是十幾等不到的小初心,那之後月華也不再上線,按照道理來說是沒有公會才對的。

  而且,他還知道深淵集團的事情。

 

  月華霜,該不會是──

 

 

  『霜副會~我們下次可以去多打幾座城了嗎?』宵夜還沒放棄這個話題。

  月華霜思索了一陣。

  『要參與城戰的先都到pk場來,我看看你們的情況。』當然最好的方法是在城戰中檢視,問題是那時候要付出的代價太大了。夢霜華月一直都只有一個城,還是最易守難攻的城,他不能以之前的戰績作為評斷,還是親眼一個個看過了,再去城戰裡看看的好。

  可是不看還好,一看之後月華霜只覺得自己當初答應久海這件事情一定是一時鬼迷心竅、差點吐血三升不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kuyaiei 的頭像
sakuyaiei

淡色天空幸福論

sakuyai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