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月華霜的杖上閃爍著藍紫色的雷光、抵在他的頭上之時,挑高望遠知道自己真的輸了。

  「我……認輸……」

  垂頭喪氣的下台,優鮮配默默的拍拍他,沒多說。一旁把月華霜崇拜的上天的小法師們立刻圍過去,彷彿恨不得可以把他舉起來拋。

  但月華霜只試看著他,幾秒後才開口。

 

  「連技的時候要考慮到效果和延遲時間,才會最大效率的應用。」他淡淡的說著,挑高望遠停下離去的腳步。

  「屬性相剋是一回事,怎麼樣讓技能在最短時間內全部發揮才是問題。」

  魔法師最困難的地方就在於如何抓住屬性相剋又可以在最短時間內發動最大攻擊輸出,挑高望遠很強,裝備一流、操控也不差,甚至說得上高手;可是對於戰鬥,他只想到屬性相剋,只想到要放出最強魔法,卻忘記其實搭配得當,幾個小魔法也抵得上中法甚至大法。

  挑高望遠是難得厲害的法師,他得承認,所以他忍不住出聲提醒,就像之前他們打巴哈姆特的時候,那團亂中之亂的傢伙也讓他忍無可忍。

  可惜的是,挑高望遠雖然有那個資質,可是大概是一直以來都是公會第一的頭銜讓他疏於練習,真要練起來……

 

  「挑高。」他喊住對方。

  挑高望遠沒轉過身,沒回應但也沒離開。

  「等我成為魔導,再和你比一場。」

  挑高望遠轉過身,走回台下,看著台上的月華霜,沒多久丟了一個狂妄大笑。

  「我等著!副會!」他喊,用的是全體頻道。

  「……都說了誰是你們副會啊……」月華頭非常非常痛。

  久海笑笑,敲了幾句他要暫離後站起,走到陽台看著外頭。月亮正圓、月華正美,最難搞定的部份,竟然都被月華霜輕鬆(還是該說不知不覺)的搞定了,那麼……

 

  就只剩下拐他入會。

 

  接下來的日子理所當然的順遂,連挑高望遠都接受了月華霜,小朋友們理所當然的追著月華到處跑,跑到原本不太願意和久海打交道的月華都私下密了他好幾次要他把那些小鬼趕走。

 

  『通通都訓練不足,跟著我只是礙手礙腳!』

  這是月華的理由,他只能苦笑著在月華密他的時候去把那些小朋友們帶走。

 

  只一眨眼,攻城戰的日子又到了,優鮮配在分發好各項城戰事務之後很痛苦的問他月華霜什麼時候會入會,這個話題一起頭底下的眾人又開始嚷嚷,最後還是攻城的開始才讓他得以脫逃。

 

  攻城時他們一向只守不攻,一來是人不夠多,二來是第一公會玩世不恭實在太強,他們沒有必要放空自己的主城,讓對方打他們主意。而通常,玩世不恭都是攻下最多城的公會,幾個大城都被他們打下來過,一直到之前,也都還佔據著三大主城,五個分會也分別都有些零星小城。

  可這只到凝香笛離開為止。

 

  上一次的攻城,他們丟掉了小城,差點還丟掉自己的主城;這次的攻城,更是只剩下一座主城,其他的全沒了。

  說凝香笛才是玩世不恭的幕後主使者,恐怕不是空穴來風。

  全服第一神官凝香笛,她的神官是能殺人的,聽說會在玩世不恭是因為玩世的會長是他的好友。凝香笛很神秘,她從不參與網聚,也沒有在網路上流傳過相片,這個女神官一直是他們服裡最高人氣的女性。

  凝香笛的退出無疑是給整服投下了炸彈,各個公會都打著主意要把這個神官拐回家,沒想到退出的女神官就這麼消聲匿跡,再也不曾上過線。

 

  廣場上滿是小道消息,凝香笛的去處、凝香笛退出的原因、玩世不恭其實一直都是凝香笛在管……等等的,看的久海心煩。

  他們這次一樣只守著主城,有空閒的人雖會跑去闖闖別的城,但也只是好玩而已。

  結束攻城後他們慣例的回到廣場,沒參與攻城的人在這邊聊天組團,有參與的就回到這裡發表感言,順便等著接受獎勵。

  這個不能在交給優鮮配了,於是久海自己動手,當他一個個發的時候,公會頻道裡,一個新來的小服事哭天喊地起來。

 

  『會長!我們被圍了!快救命──』小糖心喊著,不斷的發送哭泣表情。

  『被圍?』遊戲中女孩子被圍是極少發生的事情,除了像聖音這種操作強到讓人生恨的神官會在pvp被人抓起來打之外。

  『會長,月華副會也在!快救救我們──他都快被洗白了。』

  洗白,這兩個字比槌子還重的槌在他心上。

  『還沒領獎勵的到我這來,領完的快跟久海去救他們!』優鮮配立刻接下久海的任務,讓他快去:『聖音,挑高,快去!』

 

 

  看著自己的人物倒在地上,而且是好幾次,其實他已經有點麻木了。自己練來的經驗正一點一點的倒退,在幾次他就會退等了吧?

  還好剛轉巫師沒多久,起碼不會掉回法師。

  有時候,面對一些困境人還是很無能為力的,比方說現在正守屍的這幾個九十多等的二轉們。

  那天和挑高望遠對戰時對方雖然已經是超魔導,但是在空裝和不用藥、不使用三轉職業技能的情況下,他與對方單挑只差別在血少和魔攻,打不過他可以慢慢閃慢慢來。面對正式pk還是多人圍毆的情況他是不可能獲勝的。

  也不知道這些人幹麼要跑來打他……對他們他一點印象也沒。

  倒是可憐了身邊這個夢霜華月的小服事,平白沒事被跟著殺了好幾次。

  嘆氣,他轉著視角,不知為何的抱著希望,那個人會出現。

 

  他知道這樣不好,不應該依賴他人,但是……但總是會出現的那個人,無疑已經在他心中佔了一席之地。

  今天倒在他身邊的還有一個他們公會的服事,無論如何他一定會出現。

  他知道他們都叫他副會長,可他真的不想──退一萬步說,就算他進了他們公會,他也不想再碰這個位置了。

  為了公會嘔心瀝血,最後能得到什麼?只要能得到萬分之一的回報,或許他就不會離開,或許他就不會開回這個帳號。

  唉。

  該怎麼辦呢?那神官怎麼唱復活唱這麼快,他都來不及按回城對方已經把他復活了。

  又一次被復活起來,血量不過一點點的他等著在被殺害,但是對方的技能名稱都已經出來一半,另一邊的『沉默術』卻適時的將他沉默。

  一發雷鳴直接把敵人推開,治癒的光芒降下,他身上瞬間滿血。

  鬆口氣,他也極快速的,丟出泥地後唱起暴風雪。

  他不是不反抗,而是不能反抗時不想浪費精力浪費藥水,有本事就殺到他無法再起,否則他絕對會報負回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kuyaiei 的頭像
sakuyaiei

淡色天空幸福論

sakuyai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