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傳說

  第一部  重生Online

  十三章 勝者為『皇』
 
 
  會場比前兩次的人更多了,魔月相信,鐵定整個芙蕾大陸的人都擠到這裡來看比賽。
 
  這場『山巨人討伐隊』的新鬼棲V.S『死靈討伐隊』的血蠱。
 
 
  會場上的兩方早已就定位,與之前不同的是,這次兩個人是在會場中直接面對面,不需要隔空較勁。
  但,卻反而安靜。
 
  「這種暴風雨前的寧靜是怎麼一回事呢?真是讓人緊張啊!」主持人依舊搏命演出,雖然拿著麥克風依舊扯著嗓子喊。
 
  「真奇怪他嗓子怎麼不會啞……」殤風瞪著那個主持人,疑惑。
 
 
  觀眾席上滿滿是人,根據芽子所說,有幾個官方的派員來到現場,混在觀眾群中觀看。
 
  「這次的比賽經過會當成開放時的主點之一。」芽子說「畢竟,這場獲勝的話,全重生都會知道,『勝者為皇』啊。」
 
  所以,一定得賣命演出了。
  更何況,對手是那小子!
  魔月將視線從觀眾席調回眼前,對面那個血蠱的隊長──榭爾斯。
 
  顯然的烏路不知道在和榭爾斯說些什麼,榭爾斯最後甩頭不理會。
 
  「他們好像吵架了。」魔月悄悄的對血月說。
  血月同樣的在看「大概是那個人想保護他吧……」他說「不過榭爾斯好像很執著於和你單打獨鬥。」
  「似乎是這樣。」魔月點頭,帶了點無奈。
 
  自己想不透哪裡惹到他,讓他這麼討厭自己……再說,當初先動手的還是他們的人耶!
 
  「魔月,他來了。」血月靠近魔月,用眼神指示。
  魔月看著榭爾斯走向自己。
  所有人看著這幕,不自覺的安靜下來。
 
  榭爾斯走到場中央,停下腳步,冷傲的看著魔月。
  魔月輕笑,穩穩的踏出步伐。
  「魔月……」血月想阻止,但反而被魔月制止住。
 
  兩人站定在場中央,互相對視。異常的舉動讓主持人也忘了播報。
 
  「我,要和你一對一!」榭爾斯大膽的開口「我會得到皇的稱號!」
  「哼!有意思。」魔月冷笑「我答應。」
 
  「這……各位觀眾!」主持人終於回復過來,連忙抓起麥克風大聲報導「血蠱的隊長榭爾斯和新鬼棲的隊長魔月竟然決定單挑!?這下有意思了!」
 
  觀眾議論紛紛起來,現場呈現一片吵雜,在吵雜聲中,榭爾斯和魔月同時轉身回到隊友身邊。
 
 
  「榭爾斯……」烏路有些責備的叫了他的名字「為什麼要這麼做?」明明知道,魔月是不好惹的。
  榭爾斯不耐煩的揮手「我才不會有事情!新鬼棲根本沒什了不起。」他說。魔月不過是因為初期就有精靈武器,加上有隊友的輔助,才會贏的。
  「我和他單挑,絕對會贏。」榭爾斯自信的說「因為,我才是皇。」
  沒有人比得過他,對方不過是個在戰鬥上算是毛頭小子的傢伙,怎麼可能敵得過他?
  戰鬥這種事情,在他還沒國小前,就已經熟練的很了!
  烏路看著榭爾斯那副樣子,知道絕對不可能勸得動他了,只好安靜的閉上嘴。
 
  「烏路,夏天,其他人你們解決。」
  「是……」
  「我知道了。」
  看著對面那邊好像不太融洽的氣氛,魔月這邊顯然和緩多了。只是不同以往,話少了很多。
  「芽子,準備OK嗎?」殤風問。
  芽子點頭「可以,我正在復習昨天學到的魔法,應該可以派上用途的……」她說。
  魔月一愣「妳哪時候買的?我怎麼都不知道?」
  芽子吐舌「我下線的太早,所以後來有上來一趟;那時候發現有人賣打魔物掉的魔法書,所以我就買了」
  「是什麼?」魔月問。
  「到時候就知道,先別吵我。」芽子說完,口中繼續念念有詞,專心的背著咒語。
 
  「伊米,箭夠嗎?」魔月轉向伊米,問「這次,芽子和後援就交給妳了。」
  伊米用力的點頭「包在伊米身上!」昨天分開後,她還特地去把弓交給武器店維修,並且多補了幾捆箭。
 
  「血月,小心那個黑袍人。」殤風走到血月身邊說「他是法術士,雖然應該是沒有什麼攻擊魔法,但畢竟難說……小心不要讓他放出輔助系法術,我們這邊可能沒人可以破解那個法術。」
  「好。」血月握著血腥之刃,點頭答應。他當然會好好的阻擋他,以免他妨礙其他人……尤其是魔月。
 
  榭爾斯那小子如此殘忍,魔月對付他勢必已經沒有任何餘力……不能再更多的事情讓他去煩惱了。
 
  「殤風,你自己也要小心,」魔月對殤風說「血蠱絕對不是好惹的隊伍。」
  殤風不過是一名聖職者,要對付敵人說真的很困難。
  但殤風只不過笑了笑,揮手「不用擔心我,你們要好好加油。對吧?貞德。」
  貞德露出淡笑,點頭不語。
 
  魔月和血月互看一眼,雙方在眼中看見彼此的堅定。
 
  『新鬼棲不會輸給血蠱。』
  『我會讓那小子知道厲害。』
 
   
  看著兩方都不再談話,時間也差不多了,主持人高舉著手臂,另一手拿著麥克風,扯開嗓門:「現在,我正式宣佈──」
 
  「比賽開始───!」
 
  魔月瞬間抽出龍曜,龍曜上的闇界冥火回應主人的心意,剎那間從漆黑的刀身上生出,狂霸的怒號著。
  榭爾斯也在同時間將背後背著的棘獵拔起,棘獵變形成之前看過的那個駭人的模樣,隨著榭爾斯的動作而不斷的搖擺著。
 
  「來吧。」魔月緩步往擂台的左邊走去,龍曜的火焰在地上蜿蜒成了一條火蛇一般,隨著魔月的步伐移動。
  「可別臨陣脫逃了。」榭爾斯輕笑,跟著往旁邊移動過去。
  「你才是別嚇的不敢動。」魔月冷冷的回答。
 
  比賽才剛剛開始,雙方彼此的競爭意識就已經白熱化,很顯然會有一場大戰。
 
 
  血月握起血腥之刃,指著烏路「隊長和隊長都去各自解決了,那我的對手就選你吧。」
  雖然看不見烏路的面孔,但血月卻聽見了他的輕笑聲。
 
  低沉,沙啞,男人的聲音。
 
  「有意思。」他說,然後從袍的寬袖子中,抽出了一條短短的,看起來像是木棒上鑲嵌了寶石的杖,可是杖的手把下端卻是銳利的刀刃。
  刺劍杖嗎……?
  「看來碰到對手了。」血月喃喃自語著,露出了一抹笑容。
  烏路知道血月絕對不會是能夠幾秒鐘應付的傢伙,看了榭爾斯一眼;榭爾斯正在興頭上,不會去管別的事情,他悄悄的嘆口氣,對著夏天吩咐。
 
  「你帶著其他隊員攻擊新鬼棲。」烏路說「不過首先,那個法師和弓箭手先解決掉比較好。」
  夏天看向殤風他們,露出了笑容。
  「我知道,你們自己小心。」他說。
 
  伊米毫不膽怯的握緊弓箭,隨時準備射出強力的穿心箭好一擊斃殺敵人;芽子則是拿著杖,回報以更狠毒的瞪眼。
  「殤。」貞德使了眼色,站到前面,擋在芽子與伊米的面前。
  「我知道。」殤風拿出晶球,準備開始魔月所謂的『躲避球大賽』。
  貞德將法西路達拿在胸前,輕輕的唸著不知道什麼,隨後法西路達發出光芒,整把劍呈現金色的光芒。
 
  「上。」貞德簡短的一句話,替整個決賽開啟序幕。
 
  
  「終於!兩隊終於開始動作了!」主持人激動的喊著「新鬼棲的貞德和應該站在後排的輔助者殤風同時衝上前!啊……殤風丟出了他的晶球!攻擊了!」
  芽子唸起法術,伊米強力的穿心箭阻擋著想要衝過來的血蠱隊員,並且配合芽子的火球魔法,使用『火龍箭亂舞』。
  芽子除了釋放火球外,也找著機會放出範圍魔法!
 
  看見著火的弓箭向著他們射來,血蠱的隊員驚慌的閃開,而殤風就等待這一刻!
 
  準確的拋出晶球,其力道實在不像是一個練輔助系的人會有的力氣。「雙殺!」殤風接住回到手中的晶球,高興的喊了一聲。
 
  兩個被砸中的血蠱隊員同時出現黑輪在臉上,引發不少笑聲。
 
  「可惡!」氣急敗壞的拿起武器,被砸出黑輪的兩個人顧不得其他事情,朝著殤風衝過去!
  「唉呀!」殤風搞笑的輕喊,隨即往後跳開!
  貞德,出現在那兩人面前!
 
  「……吾劍代表吾心,吾劍代表吾身,給予眼前之敵制裁──」唸出了這段咒語,貞德張開眼,手中法西路達的光芒更耀眼,讓血蠱的那兩人不得不舉手抵擋光芒。
 
  「聖之制裁-『天之降罪』!」
 
  攻擊直奔向兩人,閃躲不及,兩人都同時被擊中!
  其中一個在那瞬間化作光點消失,而另一個則被打飛開來,摔落在榭爾斯身邊。
 
  同一時間,血蠱還有一個隊員,在伊米的劍亂舞之下送了命。
 
 
  榭爾斯冷冷的看了自己在地上呻吟的隊友一眼,接著出乎大家意料外的,他毫不猶豫的,將倒在自己面前的隊友變成白色光點,讓他消失。
 
  夏天有點不忍,然而在他撇開頭的時候,芽子的箭從他的左手射過!
 
  「嗚──!」痛的慘叫一聲,夏天後退幾步,血淋淋的手臂使不上力氣。
  殤風和貞德兩人上前,攻擊夏天!
  尤其殤風,攻的特別猛力!
 
  「怎麼殺我殺的特別激動啊?」夏天苦笑,問著,不時丟出手中的硫酸炸彈或是火焰炸彈阻擋攻擊。
 
  沒想到新鬼棲實力這麼強,一下子的工夫,己方三名隊員就歸西了。
 
  唉──麻煩囉。
 
  「繼續吧。」榭爾斯冷笑,說。
  「這就是你對待隊友的態度嗎?」魔月冷冷的問,手中龍曜的黑焰燒的更烈更旺盛,回應主人的怒氣「他為你奮戰,你就這樣殺了他?」
  「反正留他在場上也是死。」榭爾斯回答,事不關己的樣子讓魔月更加生氣!「還不如我動手先送他走。」
  「你這傢伙……」魔月氣的無法思考些什麼,反被動為主攻,衝上前去!「我絕對讓你好看!」
  「有本事來啊!」榭爾斯大笑,棘獵一握跟著衝上前!
 
  雙方的武器對峙,發出了巨大的撞擊聲!
 
  黑焰纏捲上榭爾斯的棘獵,發出嗤嗤的爆裂聲。
  棘獵明明被黑焰焚燒著,卻完全沒有遭到破壞,依舊頑強的抵抗著魔月的攻擊。
  魔月舉起龍曜,又再次的砍下!
  榭爾斯依舊接下。
 
  兩人互不相讓,砍下,接住,接住,砍下。來來往往的撞擊聲和爆開的火光及飛炎讓其他人完全不得靠近!
 
  「用這種沒頭腦的攻擊招式,會比我的『兒戲』來的好嗎?」榭爾斯帶著嘲諷意味問。
  「哼!比起你這種只想得到自己顧不了別人的蠢蛋好的多。」魔月想也不想的回答,這回答讓榭爾斯瞬間拉下臉!
  「你找死!」他生氣的說著,轉過棘獵揮開龍曜!「我就讓你知道你惹到什麼人!」吼著。
 
  「榭爾斯!」烏路見狀,立刻甩開血月,想要衝上前去!
 
  然而血月卻用劍舞讓他無法離開!「急什麼?我們的戰鬥還沒結束。」血月說。
  烏路冷哼一聲,轉過身來,武器掃過,「小子,再打下去對你不會有好處。」他威脅的說。
  血月勾起一抹笑「不打怎麼會知道?」
  「如你所願!」烏路冷冷的說,然後,舉起武器「發動!迷惑敵人吧!『羅生門』!」
 
  瞬間,血月和烏路的四周籠罩起一層薄薄的光層。
 
  血月警戒起來,看向烏路,卻看見烏路的身影逐漸淡薄,最後消失在漸漸增強的光層中。
  「什麼……這……」血月一時亂了手腳,往四周看去,只看見自己的夥伴稀薄的身影在外圍,芽子往光層丟了魔法,似乎嘗試著將光層打破,但是無效。
 
  「擔心你自己吧。」低沉的聲音從耳邊傳來,血月還來不及回身,腰間已經被刀穿過,鮮血染紅了一大片的衣服。
 
  「嗚……」
  「等死。」
 
  冷漠的聲音傳來,血月想要反擊時,烏路又消失了。
  可惡……果然是鬼……
  該怎麼樣才能解決呢?
 
 
  「血月!」
  「不要分心啊!魔月……」
 
  跳開,棘獵扯開魔月的衣袖。
 
  「呿……」魔月狠狠的看著榭爾斯,兩人的打鬥已經進行了好一陣子,彼此之間的招示也使用的差不多了。
  「我說過,你這種兒戲的打法,對我無效的!」魔月大聲的說,果然又見到榭爾斯的臉色大變!
 
  榭爾斯停下攻擊,冷冷的看著魔月,將棘獵往旁邊一揮!
 
  「那就看你擋不擋得下我這招吧!」榭爾斯冷笑著,他的週遭亮起一圈光芒,將榭爾斯包圍住。
  「糟了!」夏天知道榭爾斯將要釋放什麼樣的攻擊,「有必要這樣嗎!?」他喊著,隨即從懷中抽出紙張。
  然而新鬼棲的其他人還不明白發生什麼事情,看著眼前的情況發展。
 
  「這個招式……」貞德像是發現了什麼,對著自己的隊友喊「快閃開!」
 
  「煉金──盾!」
 
  榭爾斯單手高舉棘獵,光芒耀眼的像太陽一般!
 
  「解放──!」榭爾斯大喊「『惡鬼殺──!』」
 
 
  那瞬間,圍繞著榭爾斯的光芒轉成濁暗的黑色觸手,如同箭一般的向外射出,攻擊了在場的所有人!
  「可惡!」魔月將龍曜立在自己身前,闇界冥火形成一道盾牌,極力抵擋著黑色的觸手。
 
  「危險!貞德!」
  「殤不要!!」
  「芽子姊姊!快點趴下!」
  「伊……伊米!」
 
  強力的撞擊和狂風吹過的嘯聲,以及榭爾斯的吼聲中,隱約聽見了自己隊友的驚呼聲!
 
 
  「嗚……」
 
  時間彷彿過了很久,魔月也沒有力氣去維持闇界冥火的保護罩,跪下。
  「呼……呼……」辛苦的喘著氣,身上的戴奧尼奧再怎麼樣有保護,現在也已經傷痕累累。
  對面,榭爾斯也是同樣的喘著氣,看起來使用這招似乎也耗掉他很多的力量。不過,現在這種狀況自己似乎比他更慘啊……
 
  「哈……怎麼樣?魔月……來啊!」榭爾斯得意的看著魔月單膝跪在地上,大笑「給我看看,什麼樣的打法才不是兒戲啊!」
 
  「伊米!」芽子的尖叫傳來!
 
  魔月轉頭的時候,只看見伊米化作光點,消失在場上。同一時間魔月也看見倒在貞德身上的殤風正在消失。
 
  「殤風!」魔月大喊!
  殤風留給他一個微笑,然後步上伊米的後路。
 
  「殤風……伊米……」魔月愣住,看著兩個同伴消失在場上。
  「殤……」貞德看著殤風消失在自己面前,雙手維持著原先的姿勢,愣愣的看著那白光消失。
 
  新鬼棲失去了兩個隊員。
 
  「可惡……」芽子勉強的站了起來,看向榭爾斯「我要殺了你!」
  伊米為了保護她而死,她要讓對方付出代價!「大地與世界的力量啊,回應我的聲音,我在此召喚──」唸出昨天剛剛買到的大範圍性質魔法的咒文,芽子顧不了其他事情了!
 
  「火藥炸彈!」
  和芽子的唸法聲同時響起的,是夏天。
  他用煉金術練出來的盾保護了他,沒有受到惡鬼殺的波及。
 
  「『大地碎裂』!」
 
  炸藥在芽子身前爆炸的同時,芽子也正好放出法術!
 
 
  擂台的地板頓時像地震一般的被震裂開來,並且突起一道道尖刺,夏天站在擂台中央,根本無法閃躲,於是死在芽子的法術之下,被那尖刺送上天空,然後重重落下。
  還沒落到地面,夏天已經化成白光消失。
 
  榭爾斯左閃右躲,最後利用夏天的身體,躲過這招。
 
  「魔月……不准輸喔!」
  芽子的聲音傳進他耳中,他看著芽子……
 
  輕笑,追隨在殤風之後消失在場上的,是芽子。
 
  「芽……芽子!」魔月大喊,眼睜睜的看著芽子消失。
 
  這是第二次了,芽子在他面前死亡。
  不只是芽子,還有殤風和伊米……
 
  「你在看哪裡!」榭爾斯笑道,帶著棘獵來到魔月面前!「我要,接下皇帝的稱號了。」
  冷笑,棘獵砍下!
 
  「不會讓你得逞!」
  貞德突然出現,擋在魔月的面前「站起來!」貞德喊。
 
  「貞德……」
  「站起來啊!魔月!」貞德難得的如此失態大喊「你還沒有輸,你不能跪下!」
 
  「否則殤他們的死是為了什麼!?」
 
  伊米,芽子……殤風……
 
 
  魔月硬撐著要站起的時候,榭爾斯用棘獵的特性,彎曲了刀刃揮開貞德的法西路達,退後。
 
  「說好不干涉彼此的戰鬥的,魔月。」榭爾斯有些不高興「你作弊。」 
  「對,說好不干涉……」魔月回答「那麼你對我的隊友做了什麼!?」他大喊!
  「貞德,讓開!」魔月說,闇界冥火再次燒起「我要親手解決他!我要讓他知道死亡的痛苦!」
 
  傷害我的隊友,傷害我的朋友……
 
  「我要讓他知道這代價!」魔月咬牙切齒的說著。
  「來啊!」榭爾斯不怕死的回答,握著棘獵又衝了上來!
  「月閃光!」魔月一揮龍曜,月閃光從榭爾斯的右下方進攻,火焰使的月閃光的範圍變大,將榭爾斯的右手砍出一道長且深的傷口!
  「嗚……」榭爾斯沒想到魔月一出手就是這樣的遠距離攻擊,躲開後反而沒立刻上前,因而錯失機會!
  魔月很快的回身,黑焰燒出一道痕跡,龍曜向著榭爾斯的方向揮出,魔月使用了與平常不太相同的火焰弧光。
 
  『玩家魔月習得技能-黑焰碎裂斬!』
 
  比火焰弧光更強大的黑焰碎裂斬向著榭爾斯過去,無法再退的榭爾斯只好勉強舉起棘獵抵擋!
  棘獵和黑焰碎裂斬相互碰撞,發出極大的聲響,棘獵被震的脫出榭爾斯的手!
  「什麼!?」榭爾斯吃驚的看著魔月,「為什麼……為什麼你明明受到我的惡鬼殺卻還有這樣的力量?」榭爾斯問。
  他不能理解,明明剛剛已經算得上是結束了,這小子卻又還留著這樣的力量?
  難道,難道說憤怒值提升了力量?
 
  魔月沒有回答,龍曜舉起,衝上前,揮下!
  雖然在千鈞一髮之際閃開,然而榭爾斯的手與另一隻腳同樣受傷,再戰是不可能的了。
 
 
  「可……可惡……」榭爾斯惡狠狠的喊著「你作弊,有人幫你!」
  「先作弊的是你!」魔月回吼,聲音之大讓榭爾斯瑟縮了一下「是誰說不要干涉別人?是誰先攻擊其他的人?你說!」
 
  芽子,伊米,殤風……
  血月……
 
  舉起龍曜,魔月即將擊出最後一擊!
  在擂台上的另一端,那個光罩突然碎裂,一陣玩家死亡時會現身的白光出現,消失在擂台上。
 
  是誰?是誰留下!?
 
  「烏路……」榭爾斯看著碎裂掉的光罩,口中不禁喊出他的名字。
  烏路……烏路是最後的希望!烏路不會先離開的!
 
 
  「抱歉啊……」
 
  血月的身影從漸漸消散的光芒中出現,蹣跚的邁步向魔月前進「我打的太久了。」他說。
 
  重重的喘口氣,血月看著擂檯四周,己方只剩下魔月和自己還有貞德,而對方僅存榭爾斯一個人。
 
  「血月……」魔月看著血月,終於放下心來「你果然沒事!」
  「我當然不能有事……」血月苦笑,不過沒力氣了倒是事實,他還沒到魔月身邊,就已經撐著血腥之刃跪坐下來。
  「你這小子,離開你你會做出什麼事情誰知道啊?」血月說。
  魔月露出微笑,接著轉頭,看向倒在地上的榭爾斯。
  榭爾斯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血月,不相信烏路會輸。
 
  「小子!投降。」魔月冷冷的說,龍曜高舉「不然就死。」
  「可惡……可惡!」榭爾斯大喊「是我的隊友太弱了!」不僅半個新鬼棲的隊員也沒殺掉,還讓對方覆滅己方。
 
  龍曜狠狠的斬在榭爾斯身上,將他從右肩到腹部砍成兩半!
 
  「那麼你就回重生點好好的去反省吧!」魔月在他消失前,笑道「只要你依舊抱持這種觀念,永遠也不可能從我手中奪走皇的稱號!」
 
  「充其量,不過是個小鬼罷了。」
 
  「可惡……」榭爾斯化成白光消失,臨走前還不忘罵著。
 
   
  全場一片肅靜,直到主持人回過神來,就著麥克風大喊,「第一屆競技賽結果出爐了──『山巨人討伐對』的新鬼棲獲得了最終的勝利!」
 
  現場爆出了巨大的歡呼聲,魔月先是將龍曜收回,接著高高舉起!
 
  「新鬼棲萬歲──!」
  「啊啊啊啊─────」場中的尖叫聲不斷,觀眾的興奮情緒遠遠高過新鬼棲的眾人!
 
  「魔月獲勝了!」
  「魔月哥哥好棒啊!」
  剛剛從重生點回到場中的伊米,芽子和殤風用最快的速度衝到隊友身邊。
 
  「有一套!」芽子大力的拍著魔月的背。
  「芽……芽子輕點!我有傷啊!」魔月吃痛的喊著。
  殤風則是拉著魔月的手,高高舉起,大喊「魔皇陛下獲勝啦──!」
 
  「魔皇陛下──!」
  「魔皇──!」
 
  擂台四周的觀眾席中不斷的響著回盪著這喊聲,久久未曾平息。
 
 
  第二天,據說電視上和官網上,擺上了各大陸的競技賽全程播報電影,而且買新手包還附贈電影光碟,造成了大轟動。
 
  皇者魔月,和霸者,他的團隊隊員,成為芙蕾大陸上最知名的人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kuyaiei 的頭像
sakuyaiei

淡色天空幸福論

sakuyai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