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傳說

  第一部  重生Online

  七章 新鬼棲


  默拉法村和伊拉德沒什麼兩樣,只差在一個是山裡的一個在海邊──山村和海村。
 
  魔月和芽子在靠海岸的沙灘上找到伊米和血月,旁邊還有個不認識的青年,看來比他們大個幾歲吧。
  「魔月哥哥,你醒了!」伊米看見魔月,高興的站起,撇下正在說話的青年跑向他「沒事了吧?你傷的很嚴重很嚴重耶!」
  「嗯,多謝妳的全體移動水晶球,不然我們就滅團了。」魔月笑笑,拍拍她的頭。
  血月在一旁不作聲,只是冷冷的轉頭看向海洋。
 
  傍晚的現在,海的遠端渲染上霞色,和天空的雲彩彷彿比美一般,互相爭豔。重生的真實度真的很高,連這樣的東西都做得出來。
 
  「呃……」芽子看情況有些不對,連忙笑著開口「魔月,他就是我說的,要介紹給你的那個人。」說著,她走到血月身旁站著的,那個青年的身邊。
  血月悄悄的走離幾步,芽子皺皺眉,但沒說什麼。
 
  「我們回到村子後,是他幫著把你們抬進醫護所的。」芽子說。
  「你好,我是殤風。」微笑著自我介紹的青年伸出手「你就是魔月吧?我聽過你的名字了。」
  「咦?」魔月有些訝異,「啊……殤風你也是從伊拉德來的?」他的名氣真的有這麼大嗎?到處都遇到認識他的人……
  「不是,但是我有朋友是從伊拉德過來的。只是他現在不在這。」殤風回答,微笑一直掛在臉上。
  「喔……」點頭,魔月同樣的伸出手「請多指教了。」
  「你也是。」殤風輕笑著回答,大有種紳士的感覺。
 
  然後,魔月看向一直都安靜站著,背對眾人的血月。
  麻煩來了。
 
  「這個問題嘛……」芽子嘆口氣,看著魔月,一副我也幫不上忙的表情。
  雖然只看得見背影,但是魔月知道。
  血月他在生氣,非常非常明顯的在生氣。
 
  雖然和他們一起玩的時間不多,但是魔月可以感覺出來。
 
 
  魔月看著血月,深呼吸。
  「血月。」走向血月,魔月站在他身邊「你在生氣……」
  血月冷笑一聲,依舊沒有轉頭「我哪敢?勇敢又厲害的鬼棲隊長做的事情,我有什麼好氣的?」他說。
  再笨的人怎麼聽也聽得出來這是在生氣。
 
  芽子和伊米用著擔心的表情,站在一旁著急。
  團隊……會不會散掉呢?
 
  「血月……對不起……」魔月說,拉住血月的衣袖「是我太衝動才會……」
  血月狠狠的甩開手,然後轉身。
 
  「對不起有用嗎?光會說對不起有什麼用?」終於正面看向魔月,血月眼中除了憤怒外,還有著擔心「我一直在提醒你不要衝動!」
  「我受傷的事情先不說,你自己差點就死了,你有沒有想過,沒有戰士的保護,芽子和伊米要怎麼辦?這是團隊,團隊耶!你是個團隊的隊長,做事情不能不考慮團隊啊!」
  魔月低著頭,乖乖的接受責罵。
  早就知道自己當時的衝動會換來這樣的責罵……他甘願受的。
 
  因為是自己的錯。
  因為,自己都這麼的懊悔。
 
 
  「你要知道,就算這是遊戲,看著自己的團隊有人死亡也是會難過的!更何況你是團隊長!你應該要率領團隊,不是自己一個人衝衝衝好嗎?」
  血月真的是動怒了,在場其他人沒人敢說話。
  停了一下,血月重重嘆氣,走近魔月。
 
  「還好這次沒有傷亡也沒有滅團。」血月一掌拍上魔月的頭「下次拜託不要再這樣!」他的心臟可承受不了這種恐怖打擊太多次。
  「是……不會有下次的。」抬頭,魔月看向血月,堅定的眼神讓血月有些驚訝。
  這小子,好像想通了什麼似的。
  魔月微笑,拉下血月搭在他頭上的手,誠懇的開口「因為總是只有和另一個人一起玩,我不知道該怎麼和人溝通,看到怪就是直接衝上去開打,我從沒想過,這樣會給人添麻煩。」
  「我真的很後悔這次的行動……」他說著,閉上眼,苦笑:「從來沒這麼後悔……也從來沒這麼慶幸,大家都沒事真是太好了。」
 
  還好只是受傷,還好沒有人死在他面前。
  還好……還好沒有人死。
 
  「我保證,以後不會發生這種事情!血月,還願意,當我的隊員嗎?」魔月問。
  血月看著魔月,抽出手,『叩』一聲敲在魔月額上「你下次再犯這種錯,我絕對不會原諒你,會把你踢出團隊。」
 
  「謝謝!」魔月摸著額頭,笑。
  「哼。」
 
  「咦?血月哥哥臉紅了嗎?」伊米眼尖的發現血月的臉色明顯的泛紅「魔月哥哥笑的太帥所以你臉紅?」
  「哪……哪有啊!」血月連忙否認「妳看錯了吧!」
  「欣賞美是不管男女的啊。」芽子說。
  「那只有妳吧?芽子。」魔月無奈的回答。
 
  「呵呵──你們這群人真有趣。」一旁安靜許久的殤風笑了出來「害我都想跟著你們一起走了。」
  「啊!本來就是有此打算!」芽子連忙開口「殤風,當時要不是有你的治癒術,我想在到醫護所路上,魔月就已經掛掉了。」
 
  那時候魔月實在失血過多,絕對再撐不了多久。
  還好剛好經過的殤風伸出援手,施放治癒術。
 
  「我想過了,魔月,」血月轉身對魔月說明「殤風是朝恢復系走的,擁有加強我方人員防禦以及治療的能力,如果殤風不反對,我希望他可以加入。」
  「當然好啊!」魔月很快的回答,然後走向殤風「請問你願意嗎?」
  如果擁有一個能夠恢復己方能力的人,當然最好不過了。
  「剛剛不都說了,我想跟著你們走啊!」殤風笑著回答「我喜歡和有意思的人一起行動。」
  「那就這麼決定,來組團隊吧!」魔月說,芽子,伊米和血月、殤風都靠近彼此,拉起手。
  魔月沉默一下,然後看著大家,開口。
 
  「我想要改掉團隊名稱。」
 
  所有人看向他。
  魔月緩緩的解釋「就像血月和芽子說的,這不是以前的鬼棲,我也不是在玩其他的新型態遊戲,這裡是重生,重生的鬼棲。」
  大家靜靜的聽著。
 
 
  「所以,團隊名稱-『新鬼棲』!」魔月說。
  『團隊成立!』
 
  大家笑了出來。

 
 
  「那,還要挑戰山巨人嗎?」芽子問,渾身打了個寒顫「想到就恐怖。」
  「山……我終於明瞭你們為什麼會死的這麼慘……」殤風聽到山巨人的事情時,很明顯的汗顏「那雖然是屬於新手任務,但是不是這麼快可以打的。」
 
  怪不得會掛成這樣,他看見他們倒在村子傳點的時候還在想,這真的是那個可以二打五的鬼棲團隊嗎?
  到底是去哪裡打成這個樣子?
 
  「唔……那那麼快給我們做啥?」魔月無言的問,既然不是現在能解幹麻要現在給他們?
  擺明著要騙他們去死嗎?
  「只是你剛好觸發任務而已吧?」殤風說「新手村長應該也有說過,可以先放著不管。」
  「呃……是沒錯。」可是這種任務看了就叫人想要快點解掉嘛!
  「先別說這個,」殤風開口問道「你們都幾等了?」
  「目前……十九等。」魔月叫出狀態來看。
  「我十七。」芽子說。
  「十八,快十九了。」血月回答。
  「伊米二十二。」
  「就這樣你們想打山巨人?」殤風摀住臉「天啊。」這搞不好是他玩了這些天來,遇到最誇張的事情。
  「這……這還有等級限制嗎?」魔月問「可是我聽說這遊戲不是技巧好就好?」
  「是技巧沒錯,但是如果等級太低,還是無效啊。」殤風說「想想,技巧好不被怪摸到是沒錯,可是打不死牠也是個問題啊!」
  魔月想起自己的龍曜,明明砍到山巨人,卻只不過是擦傷而已,於是點頭「確實……而且我的龍曜還斷了……」
  心疼的拿出龍曜,還好這遊戲設定掉落的物品會跟隨主人一起傳送,不然他只會想哭。
  但是現在也很想哭啊!這樣他要用什麼武器?
 
  「好特別的新手武器。」殤風說著,「可以借我看看嗎?」
  「好啊。」遞過,魔月說「伊拉德的村長烏托爾說,這是特殊的精靈武器,數值會成長。」
  「喔!這和貞德的有點像。」殤風回答,將龍曜從頭到尾看了一遍。
  「貞德?」好久好久以前,那個歷史人物?「百年戰爭的那個?」
  「不是啦,她是我同伴,只是她取這個名字。」殤風說著,將龍曜還給魔月「當務之急不是解任務,是把魔月的武器修好。」
  「嗯。」接回龍曜入鞘,魔月想起路途中他們說過的話「還有,血月和芽子要換過武器了。」
  「嗯?」殤風看向芽子和血月「拿出來我看看吧!」
  依言,兩人各自將自己的武器拿出,交給殤風。
 
  「殤風,你好像很明瞭這遊戲?」芽子問。
  雖然官網有釋放山巨人圖片,但僅止於圖片罷了,為什麼殤風會好像很清楚的樣子?
  「嗯?因為我特別去研究啊!」微笑,殤風接著開始認真的審視兩人的武器,芽子只好停下問題。
 
 
  殤風把兩人的武器檢視好一陣子,點頭,分別歸還。
  「芽子,妳主修些什麼?」殤風問。
  「主修魔法。」
  「那妳的武器要換。」殤風說「至於血月,要不要換都還可以,如果要換的話,建議你換成長劍類型或棍型武器,不換的話修理是必要的。總之,不管如何你們三個都要先去默拉法的武器店,修理武器也是很重要的事情。」
  說著,殤風帶著魔月等人移動往所說的武器店方向「魔月你的龍曜斷了,修好前先找個武器用。」
  「為什麼?」血月一邊跟著走,一邊疑惑的問「短劍……不好嗎?」
  「短劍適合敏捷高的人使用,血月,你應該不會想練敏捷的類型吧?」殤風回答。
  「我想修劍技和輔助法吧?」血月回答。
  「所以拿較長的武器比較適合……啊!不過鞭子和長槍不建議,因為那會減低你已經不多的敏捷,斧頭更不用說。」
  「了解。」血月點頭。
  「伊米呢?」殤風接著看向隊伍中唯一的遠戰系,伊米。
  「伊米才剛剛換過,這把新式姆蓬威十字弓想練熟了後拿來改。」伊米說著,拿出掛在背後的十字弓。
 
  那是把長達八十公分的紅色十字弓,和一般遊戲看見的小型十字弓不同,它的殺傷力和距離遠比一般的小型十字弓多上好幾倍。
  可是相對的,也比較重。所以伊米帶不了其他的武器和防禦,幾乎沒有防禦力可言。
 
  「嗯……確實也是可以。那要換武器的,就是芽子和血月兩個人了?」殤風問「你們有多少預算?」
  「這……實際上,我們已經沒剩多少錢了。」血月有點羞赧「芽子學魔法、醫護所費用還有之前買水和食物的費用,目前所剩無幾。」
  「那麼,在墨拉法村先把武器修一修就好!你們之前鐵定都靠打那些爛爛的任務和村莊附近的動物賺錢,那樣幾百年也賺不到錢用。」殤風笑笑,說「我帶你們去好練的地方,今天晚了,明天我們在村子西方入口見面。」
 
 
 
  「團隊名稱-新鬼棲!」
  『團隊成立。』
 
  在海灘邊團隊成立後,殤風開口「我先跟你們說一下戰術,各人有各人的任務,請仔細記好。」他說著。
  其他人點頭。
 
  安靜的海邊只聽見殤風的聲音,認真的解說著他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首先,魔月和血月去引怪過來,你們只需要砍牠一刀或者是引起牠注意就可以了。然後,不用太多,拖一兩隻怪後回到我們的據點。」殤風看著新鬼棲中的兩個戰系,說「那裡的怪物雖然很強,但是我想敏捷不會比你們高,一定跑的贏。」
  「嗯。」
  「了解。」
  看兩人都點了頭,殤風放心的換邊看向伊米:「伊米,當魔月血月拖怪回來後,妳要設法讓怪物不接近芽子,最好能一直讓怪物保持在法術範圍內但又不太靠近,我會幫妳。」
  「好!我知道了!」伊米點頭,這對她這個弓手來說易如反掌。
  「芽子,妳只要不斷的放法轟怪就可以了!我弄了團隊任務卷軸,經驗值一定夠,賺錢也很快。」
  「好,沒問題。」芽子回答。
  「那麼,跟著我走吧。」殤風輕笑,「跟緊喔!」
 
  「我可以問一下嗎?」走著的同時,魔月問「那到底是什麼怪物?」
  「呵呵,一開始你可能會嚇一跳……不過,牠們都很好解決的。」殤風回答。
  「那到底是什麼東西……」血月也好奇的問。
  「牠們長的很醜嗎?」伊米也好奇的問著。
  殤風神秘的笑了笑,不作聲,卻用著遠目的表情看著海岸的遠方,然後開始邁步向前。
 
  而魔月在到達目的地的時候,終於了解了那個神祕的笑代表的意思。
 
 
  「這什麼鬼?」魔月傻眼中。
  眼前是一片白砂海灘。
  在距離墨拉法村邊界約莫一百公尺的地方,白砂海灘上有著一堆海豹。
 
  「呵呵呵~光是打牠們的經驗值一隻就是一千喔!」殤風笑著攤開捲軸「而且任務完成一次是兩千金幣喔。」
  燦爛的笑容在魔月眼中根本就是看見鬼。
  「魔月,去。」芽子立刻下令「馬上開始吧!」
  「虐待啊……血月……」魔月轉向血月求救「我總覺得他們一定有特殊技能。」
  「血月哥哥好像臉色蒼白耶!」伊米說。
 
  看著遠方沙灘上的怪物,魔月和血月臉色悽慘。
  那是一隻隻披著企鵝外皮的海獺,手中拿著啤酒罐,一邊打著酒嗝,還一邊搖搖晃晃的走動,口中念著些聽不懂的話語。
  三不五時用手中的啤酒罐敲敲打打。
 
  「這種東西……為什麼會這麼有價值?」血月不明瞭的說,一面看著那些海豹企鵝還是企鵝海豹的生物跌跌撞撞的亂跑。
  「呵呵呵──你去打牠就知道了,不過記得跑快點。」殤風笑著說,一邊開始施展法術。
 
  「掌管戰之神力的馬斯神啊,給予戰士們力量吧!『紅色氣息』!」
  魔月和血月,還有伊米的身上倏的出現了紅色的霧氣,接著聽到系統的聲音『攻擊力上升5%,效果二十分鐘。』
  「給我如同風一樣的速度和輕巧,賜予我如同精靈般的腳步,『風之履』!」
  三人的腳上纏上了綠色的霧,然後聽見系統聲音『敏捷上升5%,效果十五分鐘。』
 
  「這樣就可以了!上吧!」殤風的笑容及其燦爛,但是看在魔月和血月的眼中實在是很刺眼「我會定期替你們放這些輔助法術,損血的話我也會幫你們補血的。」
  「放心的去吧!」
  「殤風,我覺得你別有目的。」血月說。
  「哪有啊?別想的太多。」微笑,殤風回答「快去吧!不然等到牠注意我們,就糟糕了!」
 
  兩人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走上前去,開始了引怪的任務。
 
  魔月率先朝一隻海獺開刀!從殤風那裡借來的一隻長棍敲在海獺的頭上,海獺頭上立刻冒出腫大如饅頭的腫瘤。
  海獺先是哀嚎一聲,兩眼掛著兩顆大淚珠,接著怒視魔月,然後『丟出了手上的啤酒罐』!
  「啊啊啊──犯規啊!!」魔月沒料到這招,閃躲不及被砸中!「痛死了!」
  然後,海獺又不知道從哪裡變出啤酒罐,不斷的追著魔月邊丟邊跑!
  「哇啊啊啊──」
  「原……原來牠的攻擊是這樣……」血月汗顏的看著魔月在沙灘上奔馳向芽子他們,無奈的嘆氣「所以要跑的快的原因就是因為有飛行攻擊武器?」
  沉默。
  這,就是人生啊……
 
  血月當下體會了這等人生智慧。
 
 
  「我覺得魔月哥哥和血月哥哥好像很可憐的樣子……」伊米一邊射箭,一邊說。
  「呵呵呵~總是要有這樣的覺悟啊!」殤風微笑著說,再次替衝過來的魔月補上治癒術和風之履,以及紅色氣息。
  「魔月,再跑快一點喔!」揮手,殤風喊著「酒瓶丟的越來越近啦──!」
  「啊啊啊我快掛掉啦──」
  「放心,我不會讓你掛掉的。」
  「殤風──!你去死啦!」再次被酒瓶砸到的魔月一邊跑一邊喊,還要小心不要再被另一個酒瓶砸到。
 
  他是招誰惹誰了怎麼會遇到這種事情?
 
  還有這海豹是怎樣?怎麼明明喝醉了還可以跑這麼快而且丟這麼準?
 
  「真可惜,我還打算活久一點呢。伊米,箭剩下五十支的時候要說一聲喔!芽子,魔水喝光記得跟我拿。」殤風豪不在意的說著,然後繼續心情愉快的觀戰,三不五時喊個加油。
 
  「記得如果酒瓶丟出來是金色的要快點撿起來那可以賣不少錢喔──!」殤風對著遠去的魔月喊。
 
  血月在遙遠的地方看著毫無任何可以回復自己技能的魔月努力奔跑,一邊慶幸自己至少還有個『少量包紮』的技能可以回復。
 
  痛!
 
  「不要拿啤酒罐砸我啊啊啊啊──」
  「喔喔!血月哥哥的速度好快啊!伊米也不能輸他!」看著血月接下來以極速向自己衝過來,伊米拉弓搭箭,快速的射箭!
  血月除了要奔跑外,還得注意伊米的箭有沒有往自己射過來。
 
  就這樣子,新鬼棲團隊在海灘上玩著『小甜甜與安東尼的追逐遊戲』,過了一個下午。
 
 
  「兩位做的很好喔。」殤風微笑著,說明今天的成果「跟據我的計算,魔月和血月線再應該是二十七級,伊米是二十八,芽子也升到二十五了吧?」
  眼下,只看見魔月像攤軟泥一般的攤在沙灘上,血月則是連話也沒力氣說了。伊米搓著雙手,說手有點痛。
  拉箭拉的太多太猛造成的。
 
  「那,殤風,你的等級是?」芽子問。殤風一直站在她身邊,可是好像沒看到幾次他有升級的跡象。
  殤風微微一笑「三十六。今天我升了三級喔。」他說。
 
  原來,真正的強者在這裡。
 
  「魔月,這是今天所賺的獎勵金的一半──三萬金幣,」殤風掏出一包裝的滿滿的錢袋「拿去村裡問問看,有沒有人可以幫你修復龍曜,明天換個地方練,我想龍曜的等級也已經很高了。」
 
  「依照你們的等級來看,如果明天繼續打海豹的話很有可能會變成你們接酒瓶毆打牠。」殤風說「雖然新地點會有點危險,可是值得去。」
  關於這點倒是沒什麼好說了,十之八九又是跟今天一樣的情況。
  是說,真的練的很快也很賺啦,只是同樣也跑的很累。
 
  「龍曜……即使我不用,也會成長?」魔月問,龍曜斷掉後他就只能收著,這樣也能夠提昇等級嗎?
  「跟據我所知,精靈武器好像是吸收宿主的經驗值成長,與直接使用無太大關係……」殤風說著「不過一般武器就不同了,同樣的武器,改造前和改造後可能可以相差兩三倍以上。」
  「改造有什麼特別的規則?」血月問。
  「看你想怎麼改囉。」芽子回答「每個人有不同的改法,加上NPC的改造方式和……他肯不肯給你改的問題,大概不太會有人的武器是相同改法吧。」
  「原來如此。」血月點頭。
  「不過改造也是所費不貲,最好有心理準備。」殤風說「重生賺錢比起其他遊戲算簡單,可是花錢也向流水一般的快喔!」
  正說著,伊米好像突然的變了一下臉色,不過很快的恢復,沒有人發現。
  「呼啊──」伊米打了個呵欠,揉揉眼睛「好想睡覺了。」
  「啊!我想時間也不早了!」殤風說,摸摸伊米的頭:「差不多就這樣吧!明天見?」
  「好!明天見!」伊米說完,最快離線。
 
  道了別,大家各自下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kuyaiei 的頭像
sakuyaiei

淡色天空幸福論

sakuyai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