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傳說
 
  第一部  重生Online
 
  六章 敗北與省悟
 
 
  『姊,教授在叫妳了!』
 
  晨居的聲音猛然在腦中響起,月居一震。
  「李同學,上課發呆不太好喔!」教授說著,對著月居笑笑,轉過身去寫黑板「各位同學,這裡要特別的注意……」
  看教授好像沒有繼續責備的意思,吐吐舌,月居甩甩頭,暫時把重生的事情甩到腦後。
 
  一下課,晨居就靠過來,趴到她面前。
 
  「月,妳還好吧?」晨居有些擔心的問著「妳好像今天都在發呆。」
  自從那次下線後的交談,月居明顯的就有些沉默,兩人吃飯時聊天也盡量的避開了重生。
  月居是不是在重生中遇到了什麼事情?
 
  「我是在想重生裡的事情啦!」月居回答,伸個懶腰然後才繼續說下去「昨天走到山上後,也不能說任務都不解就下來,所以我們鬼棲團隊找個看起來安全的地方就下線了。」
  好不容易一路打著上山了,要是什麼都不做又下山,不是很可惜嗎?
 
  「果然是妳取走這個隊名,我還在想誰敢取這個隊名呢。」晨居聳肩「害我只能取鬼居。」
  「真是抱歉啊!」輕笑,月居自豪的說「不過我們團隊可是很強的喔!」
  「是喔?」晨居無奈的撐著額「我這個團隊真的是……唉……不想說了。」
  想起來,就只有嘆息啊。
  晨居顯然相當無奈。
 
  不過,看月居今天的情況和語氣,應該是已經沒事、不用擔心了。
  這倒讓晨居鬆了口氣。
 
  「有這麼慘嗎?」月居看晨居難得的露出這樣的表情,原本的約定也暫時的拋在腦後「沒事吧?不然……乾脆我今天和隊友說一說,我們去找……」
  月居話還沒說完,晨居就接口了。
 
  「不要!」及其快速的拒絕,晨居拍桌!「妳絕對不能來找我!」
 
  「晨……」被晨居的大動作嚇到,月居驚訝的看著自己的弟弟,他從來沒發過這麼大的脾氣啊!
  「究竟是怎麼了?」月居嚴肅了起來。晨居習慣把所有事情悶在懷中,除非真的受不了快要崩潰,才會把事情說出來。
  晨居的個性讓人擔心,真的發生事情的時候,晨居受到的傷害比自己多更多。
  「晨,你的隊友對你做什麼嗎?」月居問。
  「沒……沒有啦。也不算是大事情……」晨居欲言又止的樣子讓月居確定了絕對發生了什麼事情!
  「說!不然我一定在重生找你!」月居命令的說著。
  「我……我保證我不會有事情,只是隊友的協調性問題啦!」晨居垂頭喪氣的說「別擔心我。」
  「確定?」
  「嗯。」晨居點頭「我保證。」
  「好……」月居答應「但是如果真的應付不了,要告訴我!」
  月居清楚的知道晨居,晨居不喜歡和人家爭,有很多時候都會忍住。
  因為這樣,小時候還常常被欺負。
  她這個姊姊的責任,就是在晨居被欺負的時候,欺負回去!
 
  『要打回去打你自己的兄弟姐妹!』每次,月居在揍完欺負晨居的人後,總是這麼說。
  
  「嗯。」晨居點頭,回應。
  上課的鐘聲又響,晨居走回自己的位置,打開書本。
  教授走進教室,開始上課。
 
 
  「嘿!魔月哥哥!」
  一隻手拍上魔月的肩膀,嚇的他差點大叫出聲!
  「伊……伊米,是妳啊!」
  「嘿嘿──魔月哥哥你在想什麼?」伊米問。
  從昨天起伊米也是他們的團隊隊員,沒想到這小女孩小雖小,但是玩起弓箭卻顯的相當熟練,而且膽子也挺大的。
  更重要的一點是,她的個人專長──偷竊。
 
  光是昨天在山路上遇到的一些哥布林盜賊或是哥布林山老鼠,伊米就從他們身上偷得相當於掉落錢幣一倍以上的金錢,狠狠的大賺一筆。
  血月玩笑的說,這樣下去多PK幾個看起來有錢的玩家,他們就可以吃好穿好了。
 
  「等芽子和血月上線後,我再來組團隊。」魔月拍拍伊米的頭,說。
  「好!」
  說著,伊米在魔月身邊坐下「魔月哥哥,你玩過其他線上遊戲嗎?」
  魔月擦拭著龍曜,不太專心的回答「有啊。」
 
  啊!龍曜好像有點生鏽……是不是該找個鐵匠把它磨一磨?
 
  「那龍怒呢?」
 
  龍怒!?
 
  「為什麼問這個?」魔月回問,手上的動作停了一陣子。
  他之前就是從龍怒跳過來的啊!
  「我聽說的,」伊米看向魔月,那眼神讓魔月覺得伊米似乎不是個普通小女孩這麼簡單:「龍怒裡號稱不敗的狩獵首領被一個只有兩個人的隊伍打敗。」
  伊米露出微笑,輕聲說著。
  「那個隊伍的名字也叫做鬼棲。」伊米這麼說,同時看著魔月,她淺紫色的眼中倒映著魔月自己的身影。
  
 
  「這是真的嗎?」血月的聲音傳來。
  兩道光芒從天而降後散去,鬼棲的成員──血月和芽子同時出現。
  「嗯!是真的,因為我之前也有玩龍怒。」伊米說。
  「那個鬼棲隊伍,是什麼樣的人?」血月問。
  「聽說是一女一男,一個叫月一個叫晨,默契十足到不需要開口言語就可以溝通的弓箭手和魔法師組合。」伊米回答「是龍怒裡相當知名的人呢!」
  芽子和血月轉向魔月。
  「那是你嗎?」血月問。從魔月那種會擅自行動和過度自傲的情況上來看,要嘛就是他對自己很有自信,再不然就是他認為隊友知道該怎麼做。
  顯然前者情況不太可能。
 
  「這……」魔月開始懊悔使用鬼棲的名字「是不是很重要嗎?你們自己也說重生和其他遊戲不同啊!」他說。
  再說下去,說不定大家都會發現他的秘密,得快點轉移話題。
  「是沒錯啦……」芽子點點頭「不過這樣就可以解釋你為什麼技巧會好了。」
  「這有什麼關係?」魔月不解的看著芽子。
  芽子笑了笑。
  「龍怒我沒玩過,但是聽過──以技巧還有血腥著稱,不是嗎?」她說。
  「唔呃……」魔月無言。
 
  是沒錯,龍怒又有另外一個名稱,血腥世界。最主要是因為龍怒的是重生之前,唯一會噴血,砍殺怪物時會有限制級血腥畫面,而且必須要相當的技巧和手段的新型態遊戲;而且龍怒也是當時唯一一個玩家可以被『五馬分屍』等等恐怖的手法殺害的遊戲。
  說那是個變態遊戲也是可以啦!
  確實有人在龍怒中用著變態的手法去PK玩家。所以,龍怒中的玩家彼此間都不太信任對方,現在是隊友,是盟友,是戰友,但是下一秒就不一定了。
 
  「算了,反正這不是重點啦!」魔月站起「快來組隊解決任務吧!」他說,朝著隊友伸出手。
  「說的也是。」血月似乎也放下這件事情,走到魔月身邊,一手握住魔月,一手牽住芽子。而芽子則牽著伊米,伊米再和魔月的手搭上。
 
  「團隊名稱──鬼棲!」
  『團隊成立!』
 
  在系統響起團隊成立的聲音後一秒,一陣彷彿從地底深處傳來的怒號聲便響遍整座山頭!
  聲音淒厲,拉的又長,這感覺和半夜聽到吹狗螺是同樣的恐怖感。
  「剛……剛剛那是什麼!?」芽子嚇的腿軟,跌坐在地上。
  站在她身邊的血月沒有拉起她,同樣一臉驚嚇到的樣子,一手握著劍一邊往聲音來源的方向看。
  「好……好像是野獸的聲音?可是這麼大聲?」伊米似乎也被驚到了。
  「嘖……這應該不會是歡迎的聲音。」魔月說,抽出龍曜戒備著四周。
  聽著四周的風吹草動,血月的短劍看得出來有些微的顫抖「可真麻煩啊……似乎昨天該下山才是。」勉強的扯出一抹難看的苦笑,血月這麼說。
 
  眼下手邊的補品因為一路上的魔物肆虐,所剩不多。將出現的那巨大吼聲的主人又不知道是好是壞、會不會很難纏。他們該不會通通掛點在這裡吧?
 
  「芽子,快站起來!」魔月回頭喊「不能少了妳的魔法!」
  魔法師最大的好處就是在後方給予敵人重擊,配合的好,不管是什麼怪物都沒關係!
  「我……我盡量……」芽子深呼吸了一下,站起「隨時……隨時OK!」說是這麼說著,不過,沒什麼說服力。
  「伊米這邊也OK!」弩上已經搭上了弩箭,伊米站在芽子身邊「情況危急的話,伊米會保護芽子姊姊的!」
  「很好伊米,芽子麻煩妳了!」血月說著「我和魔月當前鋒!」
  「血月,你還是主要負責後方吧!」魔月說著,站前「我的攻擊似乎比你強的多。」
  「真傷人,不過是實話。」血月回答,聽從魔月的話「但是魔月,我們都是隊友,互相幫助是應該的。」意思就是,不要再橫衝直撞。
  「我盡量……」魔月側過頭瞪了血月一眼,才往前走,拔出龍曜「血月你越來越囉唆了。」
  「不是我要囉唆,」血月無奈「是你太愛亂來。」
  談話告了一段落的同時,怒吼聲又再次傳來,這次,還伴隨著一陣狂風!風中除了夾雜砂石外,還有著一股難聞的血腥味。
  「嗚呃!」魔月舉起手臂抵擋飛砂走石,血月也做出同樣的動作。
  然後又是突然的靜止,大有風雨欲來的感覺。
 
  「要來了……」血月喃喃自語。
 
 
  草叢和森林的深處傳出了某種龐然大物走動的聲音,聲音越是靠近,某種喘息的聲音也越大。
  鬼棲團隊不由得的每個人都心生恐懼。
  
  「以新手任務來說,這任務會不會太過恐怖?」魔月悄聲問。
  「要在重生的遊戲包裝和官網上寫著『有心臟疾病者禁玩』。」血月慘白著臉說。
  「別再聊了……」芽子臉色蒼白的像紙一樣「你……你們兩個要好好擋下牠啊!」還沒到面前就已經這麼恐怖了,肯定不好惹……
  大概她被摸一下就死了吧?
  太可怕。
 
  「芽子,情況危急妳和伊米就快點跑。」血月說「死了不過是回重生點,掉點經驗值而已。」
  「可是……」芽子看著魔月,還想說什麼,但四人前方的草叢和森林的夾縫處,卻出現一對發光的綠色眼睛。
 
  接著,龐大的身軀露出來了,高大的像座山似,長滿獸毛的巨大人型魔物!他那方形的臉上,有著大的可以把人一口吞掉的嘴。
 
  「這什麼!?」魔月眼睛都快掉出來,看著那比自己高了不知道幾倍的魔物,驚訝。
 
  太可怕了!
  這種壓迫感,以前從來沒有過!
  高大的像山一樣的大巨人,毛皮看起來堅硬的有點像是皮甲,綠色的眼睛中泛著血絲,惡狠狠的瞪著他們。
  手中的那根木棍根本就是直接把隨便一顆樹扯下來,然後去掉葉子而成。
 
  「可惡……」血月的聲音中也有著盡量壓抑的恐懼洩漏出來「這種東西……山巨人!」
  官方網站上貼出的公告中說,各大陸都開放了四個Boss,而這個……這個山巨人……
  哪有人新手任務就是要打封測裡芙蕾大陸四個開放的Boss之一的山巨人的?
  太難了吧?
 
  「啊……啊……」芽子更是嚇的連戰意都消失「不要解這個任務,我們走啦……」
  「好……好可怕……」伊米退了幾步,眼眶中泛出淚水「伊米不要和這種東西做對啦……至少現在不要……」
  眼見全隊都失去了戰意,魔月轉回頭看向山巨人,發現山巨人冷哼了一聲,坐下,悠哉悠哉的隨手拔起旁邊樹上的水果,狼吞虎嚥起來。
  然後輕鬆自在的開始納涼起來。
 
  「可惡……瞧不起人啊!」竟然這個樣子,擺明就是看他們不起。
  「魔月,快走!」血月一面往後退,一面對魔月說「我們還打不贏牠的!既然牠不想理我們,我們就先走!」
  看看血月等人,再看看山巨人,魔月明顯看見山巨人眼中的嘲諷。
 
  弱小的傢伙。
  魔月覺得聽見山巨人這麼說著。
 
  一個怒火攻心,龍曜出鞘!
 
  「別瞧不起鬼棲──!」帶著龍曜,魔月甩開了恐懼衝上前去!
 
  討厭別人瞧不起我們!
  我們就是有實力,才有辦法花大錢拿神裝的!
  我們就是有實力,才會進入伊甸學園!
  不要瞧不起我們!
 
 
  「魔月!!」
  雖然聽見血月芽子和伊米他們驚慌的尖叫聲,但魔月還是衝了上去「月閃光!」
  月閃光是新學習到的招式,攻擊力強大到可以將山上的不分種類的哥布林一擊解決,可惜魔月這次的對手是山巨人,效用無。
  「什……」看著手中的龍曜刀刃在砍上山巨人的軀體時斷裂飛開,而山巨人的額頭不過是擦傷了點皮,魔月愣住,看著手中剩下一半的龍曜。
 
  這是什麼樣的身體啊?鋼鐵造的?
  龍曜……竟然斷了!?
 
  然而不給魔月驚訝的時間,山巨人站起,左手一揮,直接把魔月打飛,撞上一旁的樹幹。
  「咳呃!」撞擊的力道過大,那瞬間魔月便吐出了血,從樹上掉落,他只覺得頭昏眼花。
 
  好難受!痛死了!身體痛到沒有力氣!
 
  「魔月!」模糊中聽見了好像是芽子的叫聲,然後看見山巨人的巨拳向著他揮過來……
  魔月閉上眼……逃不掉的。
 
  會死、吧……
 
  
  「劍舞!」
  血月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山巨人的拳頭並沒有砸在他身上。
  「站起來!魔月!」
  張開眼,只見血月站在他前方,擺出了劍舞的結束姿勢!「你真是很麻煩耶!快去芽子她們那邊。」
  「嗚……」強撐著身子站起,正想要感謝血月的幫助,卻見到山巨人大吼一聲,一巴掌拍了過來!
 
  「嗚啊──!」
  「嗚呃──!」
 
  一掌雙飛,魔月和血月都被打飛,重重的摔落地面,雙雙倒在勉強沒被撞斷的樹下。
  「咳……」吐血,血月雖然奮力想要爬起,但剛剛那擊的力道過大,現在手腳完全使不出力氣,腦袋又昏沉著。
  「魔……月……」他看向倒在一旁的魔月,沒有變成白光消失,氣息微弱但是還活著。
 
  雙眼無神的看著前方,就算醒著大概也是無意識狀態了。
 
  「可……惡……」血月看見山巨人一臉輕蔑的看著他們,故意似的緩慢往他們走來,然後舉起巨大的腳掌,山巨人好像是故意的,踩住他們卻又不用力!
  「嗚呃……!」再次咳出血,血月認為這輩子大概不會再有更痛的情況發生。
  骨頭……骨頭好像碎掉似的發出了喀喀的聲音,隨著巨人的力道增加,血月感覺自己真的會被踩扁。
 
  好痛!
 
  再次吐血,血月趴在地上已經完全動彈不得。
 
  
  「山巨人!」
  突然傳出的,伊米的聲音讓血月稍稍的恢復意識「伊……」
  「看下面看下面!」
  芽子和伊米不知道什麼時候到了山巨人的身邊,喊叫著!
  明明很害怕的,明明會死的,為什麼不走?
  血月看見芽子和伊米兩人都是同樣的,發著抖,卻硬著頭皮叫喊;明明害怕著,卻死撐不走。
 
  魔月稍稍的動了,眼神從剛剛的呆滯回復,或許也是聽到芽子他們的聲音吧。
  「芽子……伊米……」血月用僅存的體力喊出聲音「快點逃啊!」
  「嘿嘿。」笑聲中帶有著恐懼,但她們還是站在那。
  「芽……子……」魔月喃喃唸著,看著芽子和伊米,「逃……」
 
  動啊……為什麼動不了?
  會滅團的……快動啊!
  芽子、伊米、血月……
 
  『為什麼……我要這麼衝動?』他在心中責備自己。
 
  只不過是因為自己氣不過,就拖累了所有人。
第一次, 他這麼懊悔:拖累了別人,害了整個團隊。
 
  都是他的錯。
 
 
  山巨人低頭看向鬼棲唯一無事的兩個成員,還沒反應過來,只見伊米拉弓搭箭,快速的射出穿心箭!
  射中巨人胸口的穿心箭力道讓巨人向後退了一些,腳掌離開血月和魔月。可是卻沒造成多大的損傷。
  這樣的攻擊反而讓山巨人生氣!
 
  牠大吼著,舉著木棍衝過來。
 
  「沒事吧?」伊米連忙蹲下,在物品欄中翻出了一樣東西。
  「伊米!快點!」芽子拉下了頸上的項鍊,唸出好像是咒文的話語「儲存在這寶石中的神靈啊,在此解放祢的力量吧!」
  項鍊發出了耀眼的光芒,正好阻擋生氣的山巨人的攻擊,而伊米也再這時候拿著一顆漂亮的綠色水晶球,「芽子姊姊!拉著我!」
  項鍊的光芒並不能支持太久,然而卻也足夠了!
 
  「鬼棲團隊使用全體移動水晶──目標默拉法!」
 
  在山巨人的手掌使項鍊碎裂的同時,鬼棲團隊的身影也從山上消失。
 
 
 
  『鬼棲好強喔!』
  『可是,我曾和他們組過隊伍,他們一點都不理別人。』
  一群人在他們的身後碎碎唸著。
  『一群長舌鬼……』
  『月,我們走吧……』
  『鬼棲,是不敗的……』
 
 
 
  張開眼,看見的是從床頭窗外照射出來的,和暖的陽光。
  「嗚……」剛剛,那是夢嗎?
  怎麼會夢到以前的事情呢?
  那個時候的……聽到的話。
 
  鬼棲很強,可是他們不和別人組隊;就算和別人組隊,也不理會其他人。
  團體中的小團體。
  總是兩人相依靠。
 
  坐起,魔月有點摸不清楚情況。
  他現在是在遊戲中還是在現實中……?
 
  「魔月,你醒了?」芽子的聲音傳來。
  「芽子……」那,現在還在遊戲中?在遊戲中還會做夢,真是前所未有的經驗。
  「你和血月被山巨人打的瀕臨死亡,還好伊米想起她有團隊移動水晶球,否則我們現在應該是滅團了。」
  「這樣啊……」魔月坐起,發現身上的傷已經完全痊癒「太好了。」
  他輕輕的說著「太好了……」
 
  眼淚突然滑下。
  他自己知道為什麼。
  
  「魔月……」芽子有點吃驚,但很快的就知道魔月為什麼會哭。
 
  「我好慶幸……」魔月摀著臉,痛哭起來「慶幸我們都沒有死……」
 
  慶幸自己還活著,慶幸隊友還活著。
  慶幸自己的衝動沒有害死任何人。
 
  「我從來沒有這麼慶幸,沒有人死亡……」就算這是個遊戲,但這種心情卻和現實一模一樣。
 
  還好……還好沒有人死亡。
 
  「我從來沒有這麼懊悔,自己的衝動行事……」為什麼那時候不聽血月的話?明明知道打不贏卻硬是要闖。
  這種不自量力的行為,不僅僅要自己負責,還要拖累全隊。
  就差這麼一點點!差這麼一點點,就會被滅團!
 
  「還好……沒有死……」
  擦掉眼淚,魔月說。
 
  「別哭了……」芽子輕輕的拍著魔月的背:「沒有事就好……」
  「又哭又笑,等等就送進精神病院吧!」
  「什麼嘛……」魔月破涕為笑,用手撐著額,深呼吸幾次後止住哭泣。
  芽子笑笑。
 
  「沒事的話,去找血月他們吧!」芽子說著,伸出手:「介紹一個人給你認識!」
  魔月看著芽子的手,微笑著伸出手握住「嗯。」
 
  「你還得跟血月道歉,他現在超級生氣的。」
  「嗚呃……糟糕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kuyaiei 的頭像
sakuyaiei

淡色天空幸福論

sakuyai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