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傳說

  第一部  重生Online

  三章 遊戲開始
 
 
  眼前,魔月只看見一堆東西在東爆西爆。
 
  這……這遊戲是爆破遊戲嗎?那一個個發著光突然出現在玩家面前,然後炸開的是啥?
  正在疑惑的同時,他身邊出現一個和他穿著類似的男子,也是一副好奇的樣子,望四周觀看。
  八成和他一樣,都是被這種爆破場面嚇到吧。
 
  想著想著,他不由得笑了出來。
 
  「笑什麼啊?」或許是發覺了自己的失態,面對魔月這樣的笑,他身邊的男子好像有點不高興,但還是很有風度的只是微微一瞇眼。
  「啊!抱歉,我只是覺得……」魔月話還沒說完,被炸的就輪到他!
  一顆光球出現在他面前,魔月是有想到要逃開,但在身體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光球已經炸開了!
  「嗚呃……」除了被驚嚇到,還被煙嗆到,魔月當場咳嗽不止,從光球中炸出的捲軸掉落地面。
  雖然很狼狽,但他同樣有注意到,那男子撇過臉去,肩膀微微顫動著。
 
  「不要……不要笑!」魔月咳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抬頭說「你等等就不要……」
  才說著,另一顆炸彈緊接著出現在男子身前!
 
  「咦……哇啊!」喊叫出聲的同時,炸彈炸開。
  看著和自己同樣情景的事情發生在男子身上,魔月忍不住大笑出聲。
 
  「喂──!夠了!」任誰風度再好也會生氣的,男子惡狠狠的瞪了魔月一眼,說「別笑了。」
  「哈哈……好……」勉強的止住笑,魔月說「那我們就算扯平吧。」
  「哼……」男子沒好氣的擦擦臉,從地上撿起爆破後的光球掉出來的捲軸「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魔月依樣畫葫蘆,拿起捲軸,攤開。
 
  上面密密麻麻的寫著英文字。
 
  「好像是新手任務呢……」魔月喃喃自語著,然後仔細的觀看。
 
  開頭第一句是歡迎來到伊拉德,然後才開始述說主題。
  上面是個自稱叫烏托爾的人寫來的捲軸,要新手們到山坡上的小房子去見他。
  男子似乎是閱讀完畢,放下卷軸看著某個方向。
  順著男子的眼光看過去,穿過廣場還有一些民宅,在那有些遙遠的山坡上,一戶煙囪正在冒煙的小屋單獨佇立著。
  「那就是村長家嗎?」男子說著,再次看看捲軸,像是在確認。
  「喂……要不要一起?」看向魔月,男子開口問,對剛剛的事情似乎已經不在意了「應該一樣都是新手任務吧?」
  魔月點點頭,收起捲軸。
  將捲軸的線綁回去時,卷軸立刻從手中消失。眨眨眼,嚇了一跳的魔月看著空空的兩手。
 
  這東西呢?
 
  男子勾起微笑,「收進任務欄裡了,沒有不見。」
  「喔……」感覺自己好像有點大驚小怪,魔月半低頭,雙手抱胸自哀自怨起來。
 
  明明都看過說明書的說,怎麼忘了上面有說過,一些狀態和技能的看法呢?
 
  「這樣就不高興了?」男子失笑,聳肩攤手,往前邁步走去「真是個小氣鬼。」
  「啊──!你說什麼!?」聽見這話,魔月立刻大叫起來「我哪有生氣啊!」
  「是喔?」頭也不回的說著,口氣中淨是嘲笑。
 
  這讓魔月進退兩難:剛剛已經說了自己沒生氣,現在生氣就表示被說中了;可是不氣嘛,又覺得很不爽。
 
  「你──!」
  「好啦好啦!」轉頭,男子微笑著伸出手,剛剛的態度好像是用裝的一樣「算我們扯平吧!我的名字是血月,多指教。」
  「呃……魔月。」突如其來的自我介紹讓魔月先是一愣,順著對方的動作接下去,伸出手相握「請多指教。」
  男子,血月微笑,握著魔月的手極其自然的接話「那麼就是一起走了?現在就動身吧!」
  「呃?喔……」回答,不過總覺得有點怪怪的……
 
  好像忘記了什麼?
 
  「魔月,不走?」血月已經站在往廣場的樓梯上,喊著。
  「來了啦!」喊著回,魔月奔跑向他,兩人就這麼一起走向目的地。
 
 
  或許是因為封測的關係,路上的人不多,三三兩兩的NPC各自在聊天,讓人搞不清楚到底是真人是程式。
 
  「我說,最近的農作物長的不好啊……」
  「唉……屋頂又壞了,該怎麼辦?」
 
  日常閒聊的話語,讓人覺得真的是身處在一個小村莊,住民們為了自己的煩惱在訴苦。
  一旁,小孩子們跑來跑去,喊著鬼抓人什麼的。
  魔月一路走著就覺得好笑,真是平凡,確實有著戰爭過後,人民和平的生活感。
  沒有危險,不用擔心有怪物闖入,可以安心的聊天說笑,還可以聽見流浪詩人的音樂聲。
  魔月打從心底喜歡這個地方。
 
  邁向村長家的路上,兩人沒有多大交談,自顧自的走著。
  直到『她』的出現。
 
  「咦?」魔月瞪大眼,驚訝的看著眼前的芽子。
  這……這不是剛剛那個幫他創角的GM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嗯?唷!」芽子打了個招呼「真巧,原來你們兩個剛好出現在同一個村子啊?」
 
  你們兩個?
 
  「芽子,妳認識她?」魔月問。
  芽子點頭,正想開口說什麼的時候,血月卻搶先一步「創角的時候碰到的。」
  顯然有點疑惑,芽子哽在口中的話沒說出口。
  「是這樣啊……」魔月想想也有可能,既然同樣都是封測的人,那血月這傢伙給芽子創角也算正常吧?
  「嗯,對啊。」打哈哈的帶過,血月很快的把話題轉到別的地方。
  「芽子,妳拿到新手任務了嗎?」血月問。
  芽子遲疑了兩三秒後才恢復原先的笑臉,回答「喔!對啊,我拿到了。」
  「那要一起走嗎?」血月問。
  芽子看看魔月,再看看血月,點頭「好啊。」
  「不想的話沒人勉強妳啊。」魔月淡淡的說完,往前走去。
 
  真是麻煩,怎麼一下子搞了這麼多人一起?
  想以前,她和晨居一起玩的時候,向來就是他們兩個人。
 
  「別走這麼快嘛!」芽子喊,拉住魔月的手,牽制住他的速度「趕死啊?」
  「是你們走太慢啦!」
  「哪有!?」
  「別拖著我啦!」
 
  一面抱怨著,魔月一面往前邁進,落到後方的血月沉默著,看著前方的兩個人,若有所思。
 
 
 
  當一顆倒吊的人頭出現在三人面前時,芽子嚇的尖叫,魔月則是當場愣住,血月退了好幾步。
  「啊啊抱歉──!」人頭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表情,從樹上翻下。
  是個男孩子「我是村長烏托爾,你們好!」男孩相當有活力的大聲說著「有被我的捲軸炸到嗎?」
  這麼一提才想起,剛剛到了重生看見的場面。 
  「你是故意整人嗎?」魔月冷冷的問,叫出任務欄,拿起捲軸「幹麻要用爆破的方式啊?」
  烏托爾聳肩,雙手一攤「這是系統設定嘛,又不是我想改就能改,別火氣那麼大。」
  「那這程式設計師到底是怎麼設計的……」血月嘴角抽搐,想要維持微笑但可惜徒勞無功。
  「我不清楚啊!我又不是程式設計師。」烏托爾再次擺出莫可奈何的表情「我只是個小小的村長嘛。」
  「唉……」魔月嘆氣,「那麼,到底是要告訴我們什麼事?」他問。
 
  「跪下來叫我大爺我就告訴你們。」
 
  「你找死嗎?」魔月輪起拳頭,微笑和冷淡的語氣恰恰成正比。
  「唉呀!那麼驚不起玩笑。」烏托爾頭一歪,雙手插腰「說就說嘛!」
  「這不是你的職責嗎……」血月再次無言。
  「到底是誰聘請這些人的……」芽子同樣哭笑不得。
  「我擔心將來該怎麼辦……」魔月鬆開拳頭,邊嘆氣說。
  「啊……好像太過分了點,真不好意思。」笑著說,烏托爾總算正經起來「那麼我開始任務的執行了。」
  三人打起精神,仔細的開始聽。
 
  烏托爾所要說的,不外乎就是些新手操作和該注意的事項。其中,比較重要的是重生世界的特殊點。
 
  「一般遊戲都會有稱號對吧?」烏托爾說著「可是重生中的稱號卻是團隊或是公會,沒有個人稱號。」
  「為什麼?」魔月問,重生難道是著重於團隊精神的遊戲嗎?
  這樣可真麻煩。
 
  「你們記得玩家的身分嗎?」烏托爾問,手畫了個方形「說明書上說的。」
  「倖存者?」魔月回答。
  「對,你想想,」烏托爾引導著三人的思考,開始回答問題「能夠讓神都犧牲,整個世界必須重頭開始的、血流成河的大戰,那樣的敵人有多強?」
  「你們將要面對的,除了平常路上可見的攻擊性動物外,所有主要敵人都是這樣的魔物,原野首領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你想,能只靠你一個人嗎?」烏托爾說,停頓了一下「這也是為什麼,重生中的團隊堅持要三個人以上才能組成。」
  魔月心中再次罵了聲真是麻煩。
 
  他討厭團隊合作,除非對象是晨居。
  在新型態遊戲中,他們都是兩人彼此依靠。
  不需要再多,也不需要其他人。他們兩個不用溝通就知道如何配合對方,不用說話就可以知道對方在想什麼;彼此之間如此相合,不會有意見相左的時候。
 
 
 
  『看,那是鬼棲團隊。』
  『驕傲什麼啊!』
  當他們走在路上的時候,聽見旁邊的玩家咬耳朵說。
  『月,別理他們。』晨居說『酸葡萄心態。』
  『我知道。』
 
  因為他們可以拿著神兵神器,因為他們有錢,因為他們強。
  因為他們都只有兩個人,卻打遍天下。
  那是他們的本事!
  『所以我才討厭和別人在一起。』除了扯後腳外,團隊能夠做什麼他真的不知道。
 
 
 
  「魔月,你在發什麼呆?」芽子喊他,奇怪的看著「突然的失神?」
  回過神來,魔月笑笑,擺手「沒什麼啦!怎麼了?」
  「剛剛烏托爾說的你沒在聽啊?」芽子說「我們來組團隊吧!」
  「團隊……嗎……?」魔月愣了一下。
 
  要組嗎?
  有這必要嗎?
 
  「我……」
  「唉呀!反正都一起來解任務了,剛剛也說過,重生世界的任務要團隊解嘛!」芽子三兩步到了魔月身邊,拉著他,並且揮手招血月過來「一起啦一起!」
  「好啦,別拉,會痛耶!」
  「這麼點力就會痛,你真柔弱!」芽子白了他一眼,說。
  芽子先是將魔月的手和血月的手放在一起,然後她在兩隻手各拉著兩人「好,組團隊吧!」
  「等等,這要幹麻?」魔月看著三人牽手圍成一個圈,覺得好像在幼稚園玩遊戲一樣。
  「組隊囉!」芽子回答「來吧!誰想當隊長?」
  「我沒意願。」血月率先回答,看著芽子「給妳當。」
  芽子嘟起嘴「我才不要。魔月──」轉而看向另一手牽著的人,芽子撒嬌的說「你當吧!」
  皺眉,魔月沉默無言。
 
  他當啊?更加麻煩。
 
  「你怎麼不當?」看向血月,魔月問。
  「嗯,要當也輪不到我吧?」血月回答,那個掛在臉上的笑容好像一直都沒卸下過,「你和芽子選個當吧?芽子不要,那就你囉。」
  「我還沒……」
  「二對一,你當。」不等魔月說完,芽子就下了決定「好了,說出團隊名稱吧!」
  魔月無力的低頭,這件事情就落到他頭上來了。
 
  啊啊,前途多難。當個團隊長勢必就要和隊員溝通,還要指揮什麼的……
 
  「真煩。」
  「我可不要這樣的隊名。」芽子說「認真點想!」
  「妳有什麼好意見嗎?」魔月額上冒青筋,反問芽子。
  「我沒有,所以叫你想啊!」芽子理直氣壯的回答,好像問了這個問題的魔月才是錯的。
  「嗚……血月,」轉頭看向另一個隊友,魔月問「你呢?」
  「很遺憾,沒有。」
  那就是說,取隊名還是落到他身上了?
  問題是他很不會取名字啊!這下子該怎麼辦?
 
  「魔月,想到沒啊?」
  「別吵啦!」受不了的瞪了芽子一眼,魔月不耐煩的開口「就叫鬼棲好了。」
  「鬼棲?」
  「對啊,鬼棲。」魔月說著,開始解釋「鬼所居住的地方,原本叫鬼居也是可以的,可是鬼棲比較特別吧?」
  「怎麼會想到這種……」血月問,對於這名字的來由好奇起來。
 
  從一開始就感覺得出來,魔月這傢伙一點也不想和別人一起遊戲的樣子,或許他是獨行俠的那類吧?
 
  「沿用了以前我們玩遊戲的名字罷了,」魔月聳肩說到「確實的理由早就忘了,玩這麼多新型態遊戲,從什麼時候起的也不記得。」
  只知道,哪次的組隊後他們踢掉其他人,剩下她和晨居,然後改了隊名。
  反正大家都敬畏他們,與其說把他們當神,不如說把他們當鬼。
 
  人,對於太強的事務,總會從尊敬,轉變成害怕,然後就開始閒言閒語。
  既然人們這麼怕他們,那他們就繼續當鬼吧!
  反正也沒什麼必要和其他人組隊,靠他們兩個,有什麼是擺不平的?
 
  「鬼棲團隊還沒有輸過,從來都是戰無不勝。」魔月自豪的說著,露出微笑「因為是鬼棲,所以只要出戰,一定勝利。」
  血月挑眉「可是這個鬼棲和你以前的團隊不同吧?」他說。
 
  就算隊名取的一樣,可是人不一樣,不可能命運相同的。
 
  魔月嘲諷的笑了笑,回答「那就讓它一樣啊。」淡然的說著,魔月在聽到系統說出『團隊成立』的通知後,立刻鬆開兩人的手。
  轉過身去問烏托爾其他事情的魔月沒有看見,血月和芽子互看一眼,露出了擔憂的表情。
 
  過去和現在是無法拿來比較的。
 
  
  「大致上就是這些了!」烏托爾好不容易將所有的項目像魔月等人介紹完畢,他鬆口氣,然後又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再次開口「差點忘了這件事情。」
  三人一致的看向他,烏托爾彈了個響指,幾隻兔子從屋內跳出,朝著三人各丟了一包東西。
 
  「這……這和那紫色的兔子好像……」魔月被兔子丟出的東西撞個滿懷,有些吃痛的說著。
  「這群瘋兔……」芽子臉上的笑容與其說是微笑還不如說是冷笑比較好。
  就跟創角時和看見的兔子是一樣的,只是這麼多紫色的兔子出現在眼前,不知道為什麼會有種恐怖感……
 
  說真的很噁心。
 
  「好啦!那就是你們完成這個新手任務的獎賞,快打開看看吧!」烏托爾說,不過從他的口氣和興奮程度來看,比較想知道裡面有什麼的人是他。
 
  血月是最快打開的一個。
  「新手武器嗎?」他說,拿出一把劍,仔細的查看著。
  握柄處是白玉般的象牙材質,沒有護手,單刃直身,刃上刻畫著美麗的渦形紋路。
  「好特別的武器……」血月讚美著,拿來試揮幾下,然後才繼續查看包裹中的東西。
  裡頭還有一塊銀色的,閃著耀眼光芒的礦石。
  「喔──!抽到了水晶銀啊?」烏托爾看著那塊銀色礦石說「那些東西勸你們好好留著別拿去賣,全重生就這麼一個喔!」
  「一個而已?」魔月露出疑惑的表情「為什麼?」
  「這就是封測才有的特殊服務啊!」烏托爾說著,雙手交疊稱在腦後,笑嘻嘻的回答「一般的新手任務獎賞只有武器,可是封測的一百個帳號卻有著另外一項物品:特殊的礦物,或者是不消耗型態裝備,而這些都是重生中唯一的!」
  「不消耗型態裝備?」芽子同樣出聲詢問,一面解開自己的獎賞。
  裡頭掉出了一把釘錘,還有一個以綠寶石為主,戒指一樣的東西。
  「剛好,那個就是不消耗型態裝備的一種:」烏托爾接過芽子手中的綠寶石戒指「這個叫『伊得崔之石』,是一種可以裝備在武器上,增加武器能力的礦石。」
  「所謂的不消耗型態裝備就是這樣,使用後不會消失,並且可以再次使用。」說著,烏托爾拿過芽子的釘錘,將伊得崔之石放在釘錘的上頭「組合。」他輕聲說著。
  伊得崔之石發出耀眼的綠色光芒,和釘錘合而唯一,將整支釘錘染成淡綠色。
  「妳可以看看武器的素質。」將釘錘交還給芽子,烏托爾說「數值變成紅色表示有增加。」
  芽子連忙開啟物品欄,查看。
  數值確實上升了,變成紅色,比旁邊的原始數值高出了十點。
  「那還能拿下囉?」
  「說出解除組合就可以拿下。」烏托爾說完,轉而面對血月「水晶銀這種礦石是改造用的,屬於消耗性物品,所以我建議你等你確定要用哪件武器後,再將它改上去;重生改武器沒有限定次數,只要你練得上去,想怎麼改、改幾次都是你的事情。」
  血月點頭,將水晶銀收進物品欄,把短劍繫好在腰後。
 
  剩下魔月了。
  輕輕嘆氣,魔月打開自己的獎賞。
 
  一把黑色的武士刀出現在面前,黑色柄捲上纏帶的綁法非常仔細,沒有看出一絲差錯,不是一般遊戲隨便敷衍過去的綁法,而是『留』的綁法。付有覆輪的鐔上,用的是龍的圖騰。
 
  魔月從來沒見過這麼講究的武器出現在新型態遊戲中,刀劍類的武器他拿過很多,但沒有一個像眼前的這把日本刀那樣精細美麗。
  將刀從刀鞘內抽出,刀刃在陽光下閃耀著黑色的光芒,金色龍形的樋在刀上特別顯眼。
 
  「好帥的刀……」芽子訝異的說,血月也在一邊看的傻眼。
  太精細了,細緻到令人讚嘆的地步。
 
 
  烏托爾仔細的盯著刀看,良久,開口:「玩家魔月,可以借我看看嗎?」
  魔月點頭,有些依依不捨的將刀交給烏托爾。
  烏托爾接過刀,專注凝神的模樣讓三人有點驚訝:這真的是剛剛那個看起來欠打的小鬼嗎?
  點個頭,烏托爾將刀還給魔月,才緩緩的開口說話「這是精靈武器。」
  「什麼?」
  「我說,這把刀是精靈武器。」烏托爾回答「封測帳號中,除了消耗性物品和不消耗型態裝備外,還有六個幸運的封測帳號拿到的,是特別的精靈武器。」
 
  「你那把就是,刀的名字是『龍曜』。」烏托爾說「像龍一般的在天上盤繞的星辰,是這名字的解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kuyaiei 的頭像
sakuyaiei

淡色天空幸福論

sakuyai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